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61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愛情電影4(附《他城紀4-1》)

 =====================
《他城紀》4-1
信治走進卡拉OK吧,二樓昏暗的燈光,他被安置在小小的角落,窗戶被黑色紙板給封住,外頭天色已暗但裡頭更暗。九點多一點,客人尚未多,兩三桌的客人彼此隔得遠遠,信治看了一眼其他桌的人,他們也以相同的眼光看他,彼此投以打量和慾望。公關上了酒,先自我介紹叫Ken,「我叫信治。」
「第一次來?通常要再晚一點才會有其他客人。」
「沒關係,我只是來喝酒。」
Ken很盡責的不停倒酒、喝掉客人的酒以及開話題,過了十幾分鐘Ken藉口幫信治換掉菸灰缸而離席,過一會又來了Leo,同樣的自我介紹同樣的台詞同樣的手法然後離開,又換來小廣、阿猴、石頭,最後來了阿勇。
阿勇輪廓特別深,說起話來有腔調,很典型的原住民模樣,信治問:「原住民嗎?哪一族的?」
「排灣族。」
「住屏東?」
「恆春。」
「這裡工作多久了?」
「上個禮拜才剛來。」
「工作好做嗎?」
「還好。」
「誰介紹的?」
他指了指經過的阿廣,「他是我高職的同學,我跟他說我退伍了,沒工作,但小孩都要出世了,他問我介不介意來這裡工作。」
「你結婚了?」
阿勇很盡責的喝掉桌上的啤酒,去櫃檯幫信治拿了兩瓶過來才又繼續說,「還沒,我想娶她,但是沒有錢。」
「好賺嗎?這裡?」
「Ken,你知道嗎?」阿勇問,信治點頭,阿勇繼續說著:「他還在讀大學,來這裡工作每個月都可以賺到六萬多,生意好一點就能到八九萬。」
「那麼高?是算客人開幾瓶酒嗎?」
「不是,就是讓客人高興,他就會給你小費。」
「我第一次來,我不知道這規矩,那小費在什麼情況之下給。」
「比如說要公關喝酒啦、要抱抱啦、要看公關脫衣服啦……」
「所以要多少錢才可以看你脫衣服?」信治試探地問。
「一百就可以了,你要看嗎?」阿勇已經作勢要脫。
「等一下……」信治阻止著,「那多少才能摸你。」
「不知道,看心情,有些客人很霸道,我不喜歡,多少錢都不要。」
「客人都會摸你哪裡?」
「胸部啦、雞雞啦,或是要親我啦。」
「這些都要算錢嗎?」
「有時候只是像朋友一樣在玩,那個我不會介意,不過Ken常罵我,他叫我不要破壞這裡的規矩,所以都會先暗示客人。」他又喝了一杯酒,像在壯膽問著:「你要摸嗎?」
「我不知道。」
「今天都還沒什麼客人,不然這樣好了,你隨便摸我,只收你一百元小費就好。」
「這樣不算破壞規矩嗎?」
「我不知道,反正不要跟Ken說就好了,你的啤酒又沒了,還要開嗎?」
信治點頭,阿勇又去取了兩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