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46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情電影2(附《他城紀3-2》)

 

===========================
《他城紀》3-2
他從來沒好好問過妻子,怕一不小心自己就把心裡的話全都說出口。而且從同事間聽來的家庭生活,好似大同小異,他們一早出門,有時加班有時外出和同事應酬,把一天都用到快見底了才趕搭末班車返家。好幾次都要妻子開車到大泉學園的地鐵站接他,「抱歉,又麻煩你了。」坐上車他瞇著眼,感覺妻子的眼神在紅綠燈變化之間看著他,有時一隻手整理他額上的髮,有時摸摸他的肩膀,他都覺得下一步他的妻子可能會停靠在路邊將酒醉的他給掐死,但一次也沒。如果死在妻子手裡他就覺得一切都扯平了,誰也不再虧欠誰。
對於最近的工作讓他更有幹勁,他沒有跟岳父商量也沒和妻子說就遞出了海外工作的申請,他在推薦書上洋洋灑灑寫了對台灣的了解,他想回到夢境中的場景,擺脫妻子和兒子。尚未進幼稚園的兒子仍是由妻子照顧,兒子不愛說話的神情和妻子幾乎一樣,雖然兒子和他及妻子一點血緣關係也沒有。他害怕妻子和兒子的眼神,像在質問他。
辦公桌前義彥偶爾和他閒扯瞎聊,「裕樹前輩,我說啊,我也想跟你一起去海外工作,你說好還是不好?」
「你怎麼知道我申請海外工作?」
「職場很小的,據說你的申請案已經通過了。」
聽到消息的他心跳得極快,似乎下一秒就能擺脫這一切了,但他更擔心岳父知道後會介入公司人事而搞砸他的計畫,也不知道該怎麼和妻子開口,但如果真的如義彥所說的,或許他有機會再和男人碰面也說不定。
「你又不懂中文,去那邊做什麼?」
「不然這樣好了,裕樹前輩趁現在先教我吧!你看我會說『你好』、『謝謝』,還有還有『好吃』。」義彥吃力說著夾雜的中文。
「你女友都懷孕了你還要出國?小心被殺。」
「說不定這樣她就願意拿掉孩子了。」
「那麼不想結婚?」
「裕樹前輩我和你不一樣啊,我從來沒想過婚姻生活,怎麼曉得突然被這女人擺了一道,這不是跟要我死了沒兩樣嗎?」
「別這麼說,說不定你會學會做一個好父親的。」
「裕樹前輩,別說笑了,我叫她拿掉她根本不聽,我唯一想到能躲的方式就是逃到國外了。」
「她追來怎麼辦?」
「就老實的娶了,不然怎麼辦。」
「一開始就老實娶對方不就好了。」
「不甘心啊,裕樹前輩,不甘心啊。」
「別鬧了,快去工作吧!」
「裕樹前輩我說真的,我早就送出海外工作的申請書了,如果通過的話,以後也請你多多照顧了。」
「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