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5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他城紀》內文1


女人把被子一角拉起讓他可以順利躺進床裡,他緊緊抱著女人,軟軟的身子、香香的氣息,像包裹著酥軟蛋皮的可麗餅,女人黏膩在他身旁,沒一會又睡著。
清晨,他惺忪著眼,夢中男人對他說了好多,他死命想記住卻又記不牢,就算一再複誦,隨著光線穿過他的眼,連那些也一起洗去。吃過早餐,和女人互親臉龐,街頭冷得讓他把大衣扣子全扣上,圍巾也拉攏了些,坐上公車又走了一小段路才到地鐵站。一大群人像工蟻軍團將地下巢穴的地鐵包圍,他們穿梭在甬道的空間中,他的前後左右擠滿了和他如出一轍打扮的人,黑西裝黑皮鞋白襯衫黑提包,唯一不同的是圍巾的配件,這是區別每隻黑螞蟻的方式。那些人們的臉上有著一種勉強打起精神的氣味在,總在一個鬆懈就打起哈欠、揉揉眼或是閉目。

時間在腳步在公車在地鐵在電梯移動間被消磨,用了一個半小時換來安穩坐在辦公桌前開始一天的工作,他面對電腦整理報表,輸入所有城市的資料,研究一個城市的交通、人口、住宅、經濟、政治等相關係數來判斷這個城市是否值得被投資。那些城市縱使他沒去過,但他比生存在那裡的多數人更了解那個城市的交通網路和地段房價,讓公司獲利的方法就是找對標的物。他們買下一塊地或一棟大樓,位於一個城市最樞紐或是即將成為下一個中心的地點,當日本的物價已經到達某種飽和點,他們將觸角延伸到世界各處,像某種傳染病神不知鬼不覺的侵入到那些城市底下,悄悄的拉攏房價地價,左手買進右手又賣出,直到經濟成為泡沫才又整團退出。每當手上的資料出現熟悉的城市,他總想著那個男人最近如何?昨晚的夢境可能是現實的工作所致。閉上眼稍微小憩,男人的臉那麼快速的組合起來,越在意忘掉這件事就把事情記得更牢,他想起過去時光,男人吻他男人牽著他的手男人細心替他包紮男人流淚男人射精前的表情……他的下腹勃然。

「裕樹前輩,身體不舒服嗎?」

他睜開眼,問話的是同辦公室的佐藤先生,「沒事!沒事!」他邊說邊連忙坐好,雖然辦公室中他是左藤先生的前輩,但論年紀他比佐藤先生小了四歲,每當佐藤先生稱呼他為前輩時總有種違和感。

但更多時候讓他想起以前同是游泳社團的學弟一朗,他像隻快樂的麻雀總在一旁嘰嘰喳喳著:「裕樹前輩!裕樹前輩!」

好像年紀到了某種程度,他越無法掌控自己,總任意讓自己的記憶流散在過去的那些男人和男孩之間,他在和男人分手之後定錨了好久,下定決心走入婚姻。不吵不鬧什麼都會的妻子,總給人嫻淑的感覺,在床上時也配合著他,大多數時間他在床上是冷漠妻子的,總有許多藉口可以輪番派上用場,妻子似乎對於性愛也無意見。像是例行公事,每兩周的周六晚上,他和妻子外出用餐,順道喝些酒,回到家他先清洗才換妻子,他在妻子出來之前得花一些時間先把陰莖弄硬,沒有太多的前戲就進入妻子溫暖的身體,他閉著眼不敢睜開,只管使勁抽差。他覺得每兩周用十幾分鐘的時間換來安穩的婚姻生活是值得的。

妻子怎麼想?他無從得知。

「裕樹前輩,我說啊,你不覺得公司最近太重視台灣市場了嗎?明明從數據上看起來交通路線比日本落後三十年的國家,真得值得花那麼多工夫在那裡投資嗎?」

「如果以台北來看獲利空間可能有限,畢竟機場幹線從桃園國際機場到台北市區還需要幾年才有辦法完成,但若單純看高雄可能整個房地產是被低估的。」

「什麼嗎,裕樹前輩,你的分析一向最精準了,應該跟銀行借貸進場投資才對。」

「你的想法太天真了,我在日本的房子貸款還要二十幾年才還得清,在這之前怎麼有餘力投資海外市場。」

「也是啦,如果我手上有一大筆錢那就好了。」

「你有一大筆錢應該也是吃喝玩樂光了吧!」

「現在可不行了。」

「怎麼說?」

「我女朋友……」

「嗯?」

「她有了,現在不斷在逼婚中,我很快就要像裕樹前輩一樣被房貸壓死了。」

「歡迎你加入。」

「啊,真不想結婚啊。」

「不要像個孩子一樣撒嬌,有個人照顧總是好的。」

「裕樹前輩的經驗談呢,難怪越來越健康。」

「是笑我變胖了嗎?」

「有人說過前輩肉肉的看起來比較好看嗎?」

「你是指豬販商嗎?」

「之前太瘦了,好像一直忍耐著什麼,況且會讓人以為前輩生病了,現在好很多,看起來很有精神。」

「好了,別再奉承了,下班後一起喝一杯吧!我請客。」

「那怎麼好意思呢?論年紀應該是要我請客,不過,總之,謝謝前輩啦!」佐藤義彥笑著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