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5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失戀無罪11-民宿老闆凱哥

入住房間後,我面對鏡子,才知道自己那麼脆弱不堪一擊,以為分手那麼久自己總該無事。外表看起來真的無事,內裡已破,我日夜避而不見,以為時間是膏藥,卻不知時間是沃土把傷養得更加茁壯。從行李裡挑出簡單的東西塞入隨身背包,到服務的小吧檯,民宿老闆凱哥在用電腦。

「老闆,打擾一下我想跟你借腳踏車。」

「這是腳踏車的鑰匙,另外要地圖嗎?」

那溫柔的神情、說話的樣子,像浪潮把我捲入大海,我振作精神拿起手機說著,「用這就行了。」

才剛踏出門,外頭的陰雲驟然大雨磅礡下來,凱歌在小吧檯說:「颱風外圍環流影響,這兩天豪大雨,要雨衣嗎?」

我退了一步進屋內,「要酒。」

「真的還是假的?」凱哥拉高音調學著原住民的聲調說著。

「這種天氣去哪最適合?」我問。

「當然就是在這裡喝酒最適合的啦!」凱歌邊說邊拿出小吧檯後的酒,一罐罐陳列出來,看見我不可置信的神情後,凱哥說:「開玩笑的啦,如果你不怕下雨,我可開車帶你去天然的湧泉游泳池游泳,反正都會弄濕,之後再去看海。」

「真的還是假的?」我學著剛剛凱哥的語調說著,「不用顧店?」

「今天平日客人只有一位。」

「那麼慘會不會撐不下去?」我亂哈啦。

「不要鬧了,你該看看我之後的訂房紀錄都是滿的,你要住還沒位置哩!今天倒是真的意外,大概大雨,原本的兩組客人都取消了,一組是桃園的火車站淹水,一組是台南到高雄的火車有問題所以都臨時喊卡了。所以我今天可以做你的私人景點導遊。」

「還要另外收費嗎?」

「晚上陪我喝酒就好。」

凱哥說,他的幽默氣息讓人容易親近,加上外型太像舊情人,讓我雖處在大雨的台東但心情卻意外的好。我搭上凱哥的車到達湧泉游泳池,雨水滴答落在池水上,泳褲都穿在裡頭,兩人在車裡把衣褲褪去,奪車門而出就往水裡跳。凱哥游水的姿勢很漂亮,像水中蛟龍來回著。泳池裡只有我和他兩人,凱哥的身體黝黑健壯,不是健身房鍛練出來的體材,陽光把他的得身體烘焙成咖啡色澤,我的身體相較之下顯得白皙。在雨中游了一陣子,兩人默契的又衝上休旅車裡,後座的空間足夠,凱哥遞來毛巾,毛巾吸了悶在車裡的熱氣,暖呼呼。

「我要換褲子了,你要不要換?」凱哥問。

「嗯!」

「是你先換我先看?還是我先換你先看?」凱哥開玩笑說著。

「一起換互相看好了。」

せーの。」凱哥說著日文的「預備,走」。

兩個不年輕的男人孩子氣的一把脫下褲子換上休閒短褲,兩人套上衣服後,凱哥說:「走嗎?下一個景點?」

「走阿!」

「等一下。」凱哥取過我放在一旁的毛巾,兩手隔著毛巾搓著我的頭幫我擦乾,「你沒擦乾會感冒的啦!」

我默默的享受這初熟男人對我的好。

兩人從後座爬到前座,車子發動才轉個彎往前一下下,車子停的地方在往前一點就是小小沙坡,車窗像景光窗,整片海景被收攏在這片玻璃裡。

「浪好大。」我說。

「想下海嗎?」

You jump,I jump.」我說。

「你別醬,我會害羞。」凱哥邊說,手卻一點也不害羞的牽著我。我不知道是從哪裡透露出訊息,讓凱哥可以那麼自然的那麼做,兩人自然的把手交疊在一起。

回到民宿前凱哥問,「等會你先去沖澡,我煮點東西,七點一起用餐?不然你出門吃雨大風大也不方便。」凱哥又補了一句,「當然也是免費的。」

「謝謝啦,今天賺很大。」

免費的永遠最貴,那個愛你的人無怨無悔的付出,但那些卻是用金錢再也換不到的,貪圖了對方對自己的好,當對方不再提供,就是自己要用痛苦和思念當成利息來償還的時候了。

晚餐時光,有燭光、有美食、有紅酒和音樂,凱哥的笑容迷人,我盯著他,他問:「你失戀喔?」

凱哥的直球讓我招架不住,只能誠實回答,「有一陣子了。」

「感覺得出來,有那種不快樂的磁場在。」

「所以選擇來台東淨化。」

「我可以親你嗎?」凱哥跳Tone問著。

「我不知道。」

是的,我不知道,我們只是彼此的過客,一時的意亂情迷和溫存可以是一夜情人,但若此後只有單向的你愛我或我愛你又該怎麼收拾?故事該前進或暫停我也沒個準,「我不知道」,把問題丟給對方,讓對方來替答案負責。

「我不知道」是愛情責任中最好的逃脫術,做決定者就成了悲慘故事的代罪羔羊。

「以後只要你想來,我永遠替你留一個位置。」凱哥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