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5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失戀無罪10-教練小伍

      我和舊情人討論過旅遊的歧異,他說:之前我去日本旅遊買JR PASS以前不懂,覺得整個座位很小很擁擠鬧哄哄的,後來知道只要多花台幣幾千元就能買GREEN車廂的,坐到那種車廂我才知道什麼是董事長階級的享受。那個空間都是西裝筆挺的上班族,安安靜靜的坐在那,或是優雅的退休夫婦享受鐵路之旅,不會有哭鬧的孩子、吵雜的聲音、不斷穿梭來去的人。那是個美麗和諧的空間。

        舊情人不斷把自己劃到另一個世界,反正只要多花錢就能享受到不一樣的待遇,於是這世界把我們區分成兩種人,商務艙、經濟艙;有錢人、普通人;懂得享樂的人、對生活斤斤計較的人;高檔人、平凡人。我不反對享樂人生,反正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享受也無可厚非,但舊情人表現出來的是像那些上電視節目的女明星,拿出衣服、皮包、衣物來變相炫富,說得三五萬元的東西人人消費得起。我也了解這個圈子需要標記來讓自己被看見,但如果每個人都穿A&F都穿Hollister都用LVGUCCI,那麼誰被誰看見?

        不過如果那些標記可以簡單帶給人自信,那麼為什麼不?選擇最簡單的消費方式就能帶給人快樂和滿足。

租了機車一路往佳樂水去,大概低氣壓在遠方逐漸成型,這裡的風浪看起來不小,沙灘上一堆人擎著衝浪板往浪裡去,像穿越幻術之門,那些人與板子組合成魚奮力往海裡去,沉浮在浪際線邊緣,一個人推了過來,那些人趁浪頭起而腳踏浪板往岸邊行來。我在衝浪店外張望,來了身材瘦黑的年輕人,「要租板子嗎?」

「我想上教學課程。」

「一個人嗎?」

「一個人。」我回答。

年輕人是教練小伍,他簡單介紹費用,我沒有意見也沒概念,人到到這裡了,況且三小時一千八百換來一場初體驗應該划算。「有要指定教練嗎?」小伍問。

我心裡暗笑著又不是去按摩還要指定男師,嘴裡淡定說著:「你方便的話,就你吧!」

「選對人了,我專業的。」小伍臭屁著。

「所以他們都是業餘的?」我酸著他。

「裡面一個是我師父,不過不要讓他聽到,青出於藍。」

小伍幽默陽光健談,他轉過身去店裡取衝浪板,我才發現到他的背上刺了一幅好大的飛虎圖,等他取回衝浪板,我笑著問:「飛虎隊的嗎?」

「什麼?」

「刺青阿?」

「那是貔貅。」

COOL。」

我看著一隻貔貅要從他背後往外衝似,這些人到底用了什麼決心讓那麼大的刺青此後陪著自己,沒得退路只得一生相隨。如果愛也能這麼簡單就好,選定這圖案選定這愛,彼此就要用一輩子來相伴。

艷陽高照,許多衝浪客已經追浪去,沙灘上小伍示範著衝浪的動作,我在沙灘上模擬浪裡來去的模樣,教練邊描述情境我邊照著配合做,我想到以前和舊情人玩一個遊戲,我們試想一個未來的狀況讓對方來回答,例如:如果有一天我半身不遂了你會怎麼樣?如果你中了大樂透頭彩會不會告訴我?如果同志婚姻合法化你會不會和我結婚?如果如果如果,世界在我和舊情人口中有了不同模樣,似乎我和舊情人在替不同宇宙中的我和他之間尋找答案。我不免想,某個宇宙中的我是否會問舊情人:如果有天你和我分手了,你會回過頭尋找我嗎?

「欸,分神喔。」小伍打斷我的思緒。

「這樣都被你看出來。」

「都說我專業的,喝口水吧!」小伍遞過一灌冰水。

我接過大口喝著。

「等會要下水了,我先示範一下你仔細看,然後就換你了。」

我點頭。

小伍繼續說著:「不要花了學費結果只學會喝海水。」

「我會逆風高灰的。」我站在衝浪板上說笑。

小伍笑著,他拿著衝浪板走向海,我看著他漸遠的刺青,我想起我曾問舊情人,「如果刺青的話你會刺什麼圖案?」

「我不會刺青。」舊情人說。

「我是說如果。」

「沒有如果。」

「這遊戲就是如果電話亭,所以一定有,快回答別賴皮。」我說。

「如果真的要刺青我希望刺某人的英文字母首字在我手腕。」

那時我和舊情人各自沉默,他口中的那個人對我來說是一個大空白,會把那人刺在手腕應該是不想也忘不了對方。而如今,如果舊情人的手腕處刺青,名字會是那個人還是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