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5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失戀無罪9-區經理Alan

不斷吃進美食且不停像鴕鳥埋沙不面對現實面的說服自己一切沒有改變,「牛仔褲還是穿得下」、「衣服沒有更加緊繃」,在鏡子前觀看自己卻看不出所以然,日日退敗的結果就是換來體重反撲,等意識到,牛仔褲和衣服都已經到極限,不需要千夫所指,自己也知道衝突點在哪。

這是上班族的小小悲哀,經理Alan挺著肚子,人未到肚子先到,他總說:「你喔,太瘦了,還有要練點酒量,我這個位置等你來坐。」那時為了讓舊情人認同,工作幹勁十足,拼到經理位置,他的詛咒應驗在我身上,而經理往更高等級裡去。身材或許不足以順擾人生,只要把這些焦慮放棄就行,畢竟人生沒得樣樣好,要拼業績要往更高職位跑就要犧牲掉身材、犧牲掉健康、犧牲掉玩樂時間、犧牲掉生活,最好把愛情也犧牲掉,從此,這個身體只為了工作而存在。但沒了那些有了這個位置又如何?等級提升成區經理的Alan偶爾回到這間辦公室,他的身材又大了一圈,我在他面前永遠被嫌瘦,他還是老話一句,「你喔,太瘦了,還有要練點酒量,我這個位置等你來坐。」那一天我被他拉出去應酬,吐了滿身回到家,舊情人彼時還在,他說:「你這周幾乎夜夜加班……」舊情人把後面原本的「要多照顧身體」變成了「有必要那麼拼嗎」。

這些話題像鬼打牆重複出現,剛開始我只是安撫,後來我也累,從我開始決意往上打拼就註定回不了頭,我以為舊情人永遠支持我,那句「不管你做了什麼決定我永遠支持你」的話還暫存在我腦子銀行,但舊情人全忘了自己曾說過這句話。我們紛爭我們口角,那些話題沒有結束時刻,最後都在我搬出「你不是說要有共同的家嗎?我現在一個月六萬多的薪水夠嗎?而且你也沒認真去看過房子只異想天開要有庭院要養狗,把錢拿去出國和買名牌,你真的有認真考慮我們的未來嗎?」而話題告結。

那一晚我吐得稀巴爛,腦子裡天旋地轉,我不知道少了舊情人的支持,我這些努力是為了什麼,我想告訴他,「那我放棄這些,你也放棄那遙不可及的夢想,我們簡簡單單生活,像現在這樣就好,好不好?」

舊情人走後好長一段時間,我才開始重新做人,上購物台買了腳踏車機擺在家中,日夜詳實記錄三餐和簡單運動,對於體重開始斤斤計較,體重來回遊蕩在體重機指標前,最後落點決定一天該開心還是繼續悲傷,開心則運動半小時,悲傷則化悲憤為力量運動四十五分鐘。與體重你來我往,最後固守自己的胃和口也就固守了尊嚴。體重永遠是人生大事,希望對方肉,但沒人希望是肉在自己身上,能用對方溫暖你就足夠

區經理的Alan每隔一段時間就像吸水膨脹的橡膠玩具,身型變大,「你喔,太瘦了,還有要練點酒量,我這個位置等你來坐。」他老話說著,我搖搖手笑著說:「謝謝區經理提拔,我快爆肝了。這工作真的不是人待的。」

「哪個地方是人待的?你還沒結婚還沒孩子還有體力可以認真拼,像我,拿什麼跟人家拼?最後靠什麼?」Alan指指他的肚子,「就靠他,喝酒應酬拉業績,剩下的交給其他人做,你什麼都自己來,這樣不行的,不管怎樣,你喔,太瘦了,還有要練點酒量,我這個位置等你來坐。」

我笑著。

我總算知道問題出在哪了,我徹頭徹尾的不想成為像Alan這樣的人,或許我會得到更優渥的薪資,將來有機會在這城市有一個立足點,擁有庭院豪宅和兩條狗,但我會失去生活、戀情、熱情和一條命。送走了Alan,我決定放自己一個長假,去一個有藍天有草地有雲有海有風有陽光的地方。





我是分隔線   分隔線是我   我是分隔線 分隔線是我   我是分隔線 分隔線是我   我是分隔線 分隔線是我

工商廣告時間
下一本短篇小說集七月會在九歌文化出版社出版
請大家多多支持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