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9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失戀無罪8-服務生陳子淵

但舊情人說過的那則短文則被圖釘別在我的心上,舊情人零嘴喜歡吃健達巧克力、礦泉水特別挑Evis和低卡健怡、隨身一定要攜帶Airwave口香糖、喜歡咖啡也愛在深夜特調威士忌加水或是蜂蜜檸檬水、特愛美式餐點。我懷念他時,也開始吃這些東西。

深夜的速食店永遠不寂寞,這城市永遠有人需要居身之所,用來休憩、用來打發時間、用來閱讀、用來歡笑、用來分手、用來療傷、用來無所事事、用來想念、用來寫作、用來做手工小物。相較於那些自由的人,服務生就像被困住的人,他們被迫站在深夜的櫃檯後方不得離開,守著為別人服務也守著自己的睡意。不管哪次來,裡頭的服務生陳子淵總在三四分鐘內趁一些空檔狠狠的打個大哈欠,似乎沒有面目猙獰的打出那股睡意就不行,他的服務沒有熱情,所有的招呼都是六十分的應付客人般的問候。我常在想,如果深夜的陳子淵心血來潮到速食店,見到和自己一個模樣態度的服務員,他的心情究竟會如何。或許,十點多的速食店也不適宜太朝氣蓬勃,這個時間來的人總陰沉多於陽光。

客人以等距離分散在店裡四周,如果可以,大家盡可能的避開旁邊有人的座位,每個人擁有一個安全的距離。這城市沒有深夜食堂,只有多到氾濫的速食店,好處之一是讓現代人永遠不會感到飢餓。就像那些推陳出新的交友軟體、通訊型式等,你寂寞嗎?打開軟體主動出擊或被動等待,或許很快就有人上網或自個兒上別人的鉤。

我害怕深夜,一個人的獨處環境會有更多的想像被塞了進來,任何有人的地方都可以是我的歸處。我總選在靠角落的位置,可以從一個方位觀察到所有的客人和服務生,也因此我對陳子淵特別注意,尤其是十點多會有名清秀的男孩,壓著頂帽子,綁著馬尾進來,如果陳子淵在櫃台他會特地排那,如果不在他會先選個位置,等陳子淵出現他才點餐。那時陳子淵展現的不是那種六十分的態度,而是熱情招呼,男孩點大薯,十點過後到四點間有買一送一活動,他在餐巾紙上倒上番茄醬、胡椒粉和糖,拿出高中課本看著書。十二點多一些,換下衣服的陳子淵和男孩招呼,兩人一起離開。只要差不多這個時間來,就會看到這些。

記得和舊情人交往之初,他總習慣到我外租大廈樓下的便利商店等待,我以為六點可以準時離開工作,加上交通時間還有餘裕的時間可以和他見面,卻總是在電話裡一再延遲見面的時間,舊情人不抱怨,他說替我帶了些東西託給管理員。之前的那些戀人們總是受不了我朝九晚十的工作,有些人離開得早有些人離開得晚,因為大多數的時間他們要學會自己打發,最後一切都學習足夠就離開了。那時我和舊情人情感還沒加溫到可以分享一個空間的狀態,但越不抱怨的舊情人就越讓我內疚,我準備了份鑰匙給他,讓人擁有進出我生命的權力,此後他的暫居之地不再是便利商店,而是一個真正的家。

那些舊情人等待我的時光,只要我一返家就會在便利商店見到他的身影,「累不累?」舊情人的話交疊著那名輕秀的男孩問,我回過神,那名關心我生活的人已經不復在,我們的愛被時間淘洗,不是越光亮而是淺淺流失。只因為後來舊情人陸續看過太多優秀的人,所以我成了一名普通人,普通到只會簡單料理照顧自己、時間用來公務而無法私事、把自己身體吃肥來應付有時一忙就忘記吃的窘境、對於性愛上抱抱親吻更甚於其他。如果兩人腳色對調,我也會選擇離開我自己。

「每天吃大薯不膩嗎?」陳子淵問著男孩。

「其他的東西又貴又吃不飽。」男孩收拾著東西。

「我請你啊!」

「你請我的話以後我就不來了。」

「好啦好啦!功課讀完了?」

「永遠讀不完的。」

「那我載你回家休息吧,你這樣每天出門到那麼晚,你媽都沒有說什麼?」

男孩收拾完東西,兩人邊說著未完的話題邊走出店門,青春永遠有說不完的話。我想到和舊情人話題最多的時候是在熱戀時刻,「我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你會喜歡我。」我當時這麼說。

「我才是這麼覺得,我還在想你一定不會喜歡我這一型的。」

「不要鬧了好不好,你是我的天菜耶。」

「等吃過就變成餿水了。」

「我才不是這樣的人。」

「誰知道。」

「真的啦!我超專情的。」

「跟我比?」舊情人拉高音量不服輸的說。

「好啊,那來比比看誰比較專情。」

「那輸的要?」

「輸的話要怎麼懲罰呢……」我喃喃自語著。

這愛情關係裡,輸得人反倒贏走所有籌碼,贏得人獨自神傷。而舊情人總算教懂我何謂陰影的情人,藏在深處的影子一點一點對你的心牆不斷攻城掠地,而你無力招架,只能重溫過去小小的幸福事務來讓自己生活下去,好比肉丸。鹹酥雞。紅豆車輪餅。三商巧福的牛肉細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