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5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失戀無罪7-小販Eric

小販Eric不屬於上述任何一類,他很快樂,遇上誰很容易就愛上,但很快也就不愛。我一直以為他不懂得愛,但後來才了解他才是最懂愛的人,我還曾老大哥口氣跟他說:「如果每段感情你都這樣,那麼就算遇到你真正喜歡的真命天子,你可能也是這樣對待他,因為你從來不想多花時間去維繫這段感情。」

「可是哪段感情不是你放手了之後又另一段感情進來?除非你出家粗素,不然感情不就這樣來來去去,不是別人取代你,不然就是你取代別人。今天是我不喜歡別人所以你覺得我沒定性我私生活亂,但改天別人不喜歡我甩了我時,你會覺得我可憐嗎?」

Eric總是被生活追著跑,他一月一兩次到北部批貨再返回跑屏東夜市銷售,賣那些水晶晶閃亮亮女孩愛的髮飾,他才十八。認識他在一間酒吧裡,老朋友們說久沒見面,我知道是怕我周末寂寞,也或許是舊情人拜託那些老朋友拉我一把,沒關係的,我一再告訴自己,沒關係的,試著平撫自己,但我渴望舊情人能主動再找我多說一句話也好,一句問候一句對不起或是一句讓我們重新開始吧。什麼時候都可以,我沒說,我說不出來像電視劇或電影般的對白:「我會一直在這裡等你,一直,一直。」因為我不想讓舊情人誤以為我會永遠在這裡等他,而愈加的任性放縱。

出席酒會,大家絕口不提那件事,彷彿我的生活從一開始就是單身,Eric是朋友的朋友,恰巧在酒吧見面就一起喝酒聊天,他看起來老熟卻只有十八,據他說他十四翹家、十六高一被退學,之後開始跟著朋友做生意,從滷味、鹹酥雞、紅茶店到現在的夜市擺攤,自己一人到現在,以前渴望有人照顧,現在像歷經風霜的人吐出:「還是靠自己最實在,我不花對方的錢,對方也別來花我的錢。」

Eric說得帥氣,敬完酒聊了會回到自己位置時,朋友說:「他每次剛認識對方時就跟對方說能不能買個手錶阿、皮件阿、衣服阿、鞋子給他,他很厚臉皮的,你小心點。」

那晚過後Eric要了我的電話,每天簡訊來,「哥哥,早安」「吃飽了嗎」「現在在做甚麼」「有沒有想我」……

一個十八歲的孩子到底需要什麼?是愛是支持還是金援?

「你現在做什麼工作?」我傳了簡訊過去。

「批貨跑攤。哥哥ㄋ?」

「死上班族。」

「薪水高嗎?」

「扣除房租、保險、定存、給家裡之外,剩下寥寥無幾。」我把自己說得寒酸。

「哥哥你這樣不行啦,以前我男友都會給我零用錢,還會帶我出去玩,你這樣交不到男朋友啦!」

「不然你介紹你以前男友給我認識看看,讓我也有機會試試別人付錢的感覺。」

「哥哥你有沒有那種有錢的朋友阿,有空幫我介紹一下。」

「現在沒有,以後有再幫你介紹。」

 

戀上舊情人之前,每每有人問「你喜歡什麼類型」,我總說不出一個所以然,可愛的?體貼的?獨立的?帥氣的?健壯的?穩定職業的?後來我才知道那些條件遲早會被稀釋掉,可愛的看久了就是普通、體貼就是囉嗦、帥氣是花瓶、健壯不能拿來當飯吃、穩定職業的生活就單調,當初吸引你的那個點也會是後來要求分手的那個點,人是當初那一個,交往和分開的理由卻常是同一組。那些短暫交往過的教會我該如何愛,但舊情人教會我如何和人一起生活。所以能踏踏實時一起生活的大概就是我喜歡的類型。這種條件說起來容易但實則很難,「什麼都不要的女人就是要最多的女人」,這些模糊的條件背後隱藏許多要求,反倒Eric這樣乾脆俐落也好。

 

        「哥哥,我下次上台北的時候找你好不好?」  02:17

        「我覺得你給人的感覺很特別,可以認你做乾哥哥嗎?」  2:20

        「怎麼都沒有回?」  2:23

        hi?」  2:33

        「喂?」  3:29

「哥哥,早安。」  08:30

「吃飽了嗎。」  9:21

「現在在做甚麼?」  13:43

「有沒有想我?」  22:00

「ㄟ!」  01:12

        「都不回的喔?」  03:25

        「喂?」  9:29

        「喂?」  13:33

「機車咧。」  13:34

 

這些訊息像漂流在無垠的宇宙中航行的小艦艇,不會有停泊之處。

Eric的個性容易被捉摸,所有欲望表現無遺,若他是我想選擇的對象,或許一切都簡單許多,但他不是,我們也僅僅一夜的泛泛之交,不用費口舌解釋,不回應,生活自會回到原本的軌道。宇宙星球繼續運轉,愛情關係中自私的恆星自為恆星不需為誰、行星依然尋找一個可以依靠的對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