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5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失戀無罪6-DJ小光

DJ小光說周末店裡有活動問我有沒有空,有空的,我說。舊情人不跑周末晚間活動,他喜歡健康又休閒又可增長知性的行程,郊遊踏青美術館博物館展覽畫展,周末深夜只窩在電視前看綜藝節目外加動物星球旅遊生活頻道或租影片等,偶爾和朋友跑跑小酒館就是極限。這五年除了偶爾的邀約之外,大多數時間我收起玩心好好陪著舊情人在周末時光相處,看完綜藝節目看看其他頻道,沒有吸引人的,舊情人就拿出影片開始播放,關上燈,兩人窩在床上看著影片裡的愛恨情仇生離死別科幻冒險,常常看著我就睡著,再睜開眼看見舊情人的臉被電視螢幕籠罩成藍臉孔,我安心的將手跨過舊情人身上,繼續睡,以為愛情就該是如此。舊情人走後,那間住所成了我最不想面對的地方,就算舊情人把他的所有物品取走,但某個時間點到了,我還是誤以為他下一秒鐘就會開門進來,邊笑著邊說:「我回來了。」

「我回來了。」每每進門,我還是這麼說,舊習慣改不了,空蕩蕩的屋子裡沒人回答,甚至異想天開想安裝個機器在我一進門時就先感應說著:「你回來啦!」那麼,我的「我回來了」這句話才有意義。

周六的天氣不算好,早上仍去公司一趟,把上周的工作做個總結,也把下周的行程做個確認,公司餐廳周末沒有供餐,去小七買早餐的咖啡和茶葉蛋之外就是又入手一大包的食物來撐過中餐和晚餐。周六的公司鮮少有人,我可以悠閒的把事務處理好,整間公司像是自己獨佔,有音樂有點心有咖啡,周六的工作不煩人,沒有進度壓力,不過晚間七點一到還是離開這巨樓,沒有人的建築物越晚就越恐怖,長時間的獨處會使人產生幻覺,任何細微聲響都會被自己的想像力放大。

周六夜的健身房還是熱鬧烘烘,從暖身到鍛鍊胸部、肩膀和腹部,接著跑步和騎腳踏車,然後泡在浴池舒緩疲憊的身體,用過蒸氣室烤箱後沖個澡,等真的離開健身房天色早就從曖昧不明的黑變成真正的暗。十點多回到家,「我回來了」,依舊沒人回應,把東西一放就出發到小光的店裡。

十一點多,小小的夜店外有人抽著菸笑著說話,付過錢,不知道是什麼特殊神秘活動,外面特別擺上鞋櫃整齊放著客人脫下的鞋子,所有的人赤著腳進場,還發了一個塑膠袋要大家收好。擠過人群到小光看得到的位置,他揮手要我進到DJ室,「怎麼回事,人爆多耶,第一次到夜店要光腳的,只有聽過國外的一些裸體夜店規定穿鞋不穿衣物,台灣還與眾不同,反其道而行。」

「有活動阿。」

「什麼活動?」

「再一下下就會看到了,我這地方居高臨下,是頂級VIP才進得來。」

「謝啦,一樣琴酒?」

「嗯。」我回答,小光舉手要服務員幫忙拿酒,「兩杯doubleGin tonic。」

「你不是喝威士忌的?」

「兩杯都你的,我的酒在這。」

「要把我灌醉喔?」

「幫你趕進度一下咩,而且你這酒鬼這兩杯會灌醉你才有鬼。」

「好啦!要開始了。」小光邊戴上耳機邊換歌,享受音樂搖晃著身體,不過四五坪的小舞池裡,擠進來三個穿著排球短褲的猛男,三人左右手各提著一桶蓋著蓋子的水桶,我喝著調酒看著猛男互取出水桶裡的「水」抹上對方,在七彩燈閃耀之下,那些是夜光潤滑液,紅的藍的綠的黃的紫的咖啡色的,像是泥彩妝抹上健壯的男體上。

櫃台那傳來聲音:「等會螢光派對即將展開,怕弄髒衣物的朋友趕緊把你的衣褲收進塑膠袋內,等一下燈光全暗之後,活動就正、式、開、始。」

what’s?」我看著小光。

「為了這活動還把DJ室改裝成像獨立包廂,怕弄壞機器,這裡很安全,不安全的只有我。」小光賊笑著說。

「拜託,說清楚點,是你讓我不安全?還是我讓你不安全?」

小光繼續搖頭晃腦假裝沒聽到,底下的螢光潤滑劑漫天飛灑著,所有人擁在小小舞池裡,流淌的液體把所有人的曲線給逼出來,像是G片裡的情色摔角,只是這裡是大亂鬥。著內褲不著內褲,已經不是重點。螢光流洩。

「等會我到三點,要不要一起走?」小光問。

「還有報告沒弄完,明天中午要見客戶。」

「錢要賺,身體要顧。」

「了解,你也玩得開心點。」我說,「來看看你,準備走了,這活動不適合我這種老人家。」

「是心態,不是年紀,路上小心。」

我從小光後方的門離開,那是離開酒吧的後門和捷徑,繞回正門穿回鞋子,招了計程車,怪小光點的酒太少杯,腦袋過於清醒,所以才不給別人和自己更多的機會。

打開門,「我回來……」話才出口,我就後悔沒有答應小光的邀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