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9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失戀無罪5-攝影師小樂

我和舊情人曾準備一個小箱子在客廳,舉凡玩樂過的門票、電影票、餐廳名片甚或貼在門上、冰箱、桌上的小紙條也習慣往裡頭放,一年一箱又換過一箱,那五個箱子就被置於原處,那是我們交往五年的證明,隨手像摸彩一樣取出,有些記憶深刻有些已不復存,甚至是不是和舊情人去的也搞不清楚。

打開第一個箱子,裡頭有張紙條列著兩人要共同完成的十大目標,一要有自己的房子,沒有(如果租屋算數的話那就有);二要養兩條狗,一條來富(love)一條來福(life),要能擁有愛也能享受生活,沒有;三等身材練好一起拍寫真,沒有;四要年年共同出國,沒有;五要走遍台灣離島,沒有……當初一起認真擬定說好要堅持的計畫,早就被擱置在箱底好久。

將東西放回箱內,起身站在鏡前,撩起衣服,把青春換成等量的脂肪囤積,但這些卻無法逆轉回青春,舊情人就像活在另一個世界的人,他不必為企畫案所苦也不用看老闆臉色為業績操心,正常上下班,時間多的可以日日安排不同活動,要健身房、要飯局、要電影也要書店加上血拼,他徹底玩樂也保養不把青春等價兌換成脂肪,捏緊青春不讓它走,外型和我認識他時沒什麼改變。改變的是其他。

青春或許真不再,如同愛,至少我能把握這一當下的自己。

曾和舊情人上網搜尋攝影師,舊情人喜歡攝影師小樂的構景和光線,那些人物在攝影師小樂的鏡頭之下立體了起來,毛細孔也唾手可及般地清晰,舊情人喜歡在小樂的網站上選圖,並跟著模特兒擺動作,要我照著拍。我鏡頭裡的舊情人總是模糊不清居多,他看著我的高級相機抱怨著:「你都沒有用心拍。」

「……我用心了。」

「沒有感受到愛。」

不是沒有愛,只是我的能力不及,沒有辦法提供更足夠的愛給舊情人,他需要的太多太多太多,我以為已經把自己全然的投入奉獻,但他還是覺得不夠,他需要很多很多很多的愛。舊情人沒有意識到,當他成為模特兒時的表情,那是一種欲望一種渴求,他渴望被佔有,似乎任誰擁有相機都能擁有他。舊情人只要求我替他拍照,卻沒有主動提出要替我拍照,電腦裡的照片幾乎都是他個人的獨照,我已經很用力的去捕抓他最美好的一面,但舊情人還是老話:「你都沒有用心拍。」

用心該是甚麼樣子?

我循著攝影師小樂網站上的連絡方式表示我想拍個人的寫真照,攝影師小樂開出來的價碼加上去汽車旅館外拍的費用很划算,信件往返詢問,約好時間外拍。我對自己沒自信,一個剛被舊情人拋棄的男人怎麼可能有自信的起來,我只是想記錄失戀的這一段時光,想了解透過鏡頭後的我是什麼模樣。

小樂的工具箱理器具齊全,又從袋裡取出冰火和台啤問著:「要喝哪種?還是都要?」

「喝酒?」

「你應該會緊張吧,太緊繃的表情會讓畫面僵掉,酒是最容易讓人卸下心防的東西。」

「我台啤,你介意我抽菸嗎?」

「請。」

「你邊喝邊抽,我試著用鏡頭對著你調光線,聽到喀擦喀擦的別在意,只是試拍還不會開始,你想說什麼想做什麼就順其自然,等菸抽完酒喝完我再跟你說我構思的幾個動作。」

「好幾年前我就和我前男友看過你的網站,他很喜歡你拍的照片。」

「真的嗎?謝謝。」喀擦喀擦。

「我和他討論過好幾次要來找你拍。」

「那怎麼沒有來?」喀擦喀擦。

「因為我越來越胖,哈,沒有人想要在胖的時候留下那些悔恨的照片吧!」

「你不胖,你該喜歡自己身體的,我拍過很多殘障人士,他們的身體很漂亮,因為他們愛所擁有的那部分,沒有擁有的就不用悔恨了。」喀擦喀擦。

「等會我要怎麼做?」

「還不行,還不夠放鬆,你要把相機當成是你想勾引的對象,用你的眼神和動作自然去挑逗他就好了。」喀擦喀擦。

「我不懂。」

「別擔心,我會指導你。」喀擦喀擦,小樂意有所指地說。

喀擦喀擦,我褪去衣物脫去包袱展露渴望,我慢慢感受到舊情人站在相機前的欲望和渴求,相機俱備某種掌控力,卸下你的心防也可以讓你降服。

「要不要嘗試大膽一點的照片?」喀擦喀擦,小樂的話暖暖蛇進我的心。

面對相機我無力抵抗,只能點頭說好。沒關係的,我告訴自己,把這一切當成別人的故事,我只是旁觀的看著這一切,戲結束後,生活還是會回歸平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