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60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失戀無罪4-小老闆小馬

失戀後的吃食成了最困難的事,若沒有逼自己進食,一整天也不會覺得餓,午休時間常趴著發呆,到了下午又行屍工作,可以了解到什麼是天旋地轉,但還是沒有吃食的欲望。還沒分手前常會在午休時間簡單手機問候一次彼此吃了什麼做了什麼,如今手機擺在那像禁默不語的小獸倔強的窩在一處,不管我怎麼逗弄,牠就是沉默以對。而我有沒有用餐再也沒有人會過問,也沒人會關心了。女同事三三倆倆笑著外食回來,我繼續假寐,她們隔著幾張辦公桌說著:「那間牛肉麵館的小老闆真不錯,聽說之前的老闆生病了所以他回來幫忙家業」、「他今天穿無袖背心,你有沒有看到他的手臂,我想躺在他懷裡」、「妳們不覺得他有點像吳尊還是那個吳彥祖嗎」……話語撲飛過來,我瞥了手上的錶,那是舊情人送的,如今成了詛咒,他送我一支錶然後佔據我所有的時間來想他,離開工時間還有四十分鐘,我伸個懶腰就走出門。

外頭陽光過盛,很久沒有好好吃上一頓,蒸汽把馬路蒸騰得像黑色河面,我擺渡著身體到女同事說的那間牛肉麵館,稍稍過了用餐時間,沒有那麼多人潮,幾個客人散落坐著。我選了位置坐下,勾選牛肉湯和滷豆干交遞給小老闆,他綁著頭巾,眉毛粗濃眼神炯炯有神,手臂果然如女同事所說整個冒著青筋,給人一種安全穩重感。他的眉宇之間有著老闆的樣貌,一種傑拗不馴的感覺,不是那種容易相處的人。

「牛肉湯和滷豆干就好嗎?」小老闆板著臉確認菜單。

我點頭。

「那邊有冰紅茶和湯請自取喔。」小老闆聲音堅硬說著。

我點頭,卻坐在原處什麼都不想做。。

坐在椅子上看著廚房內的小老闆忙著撒麵、盛湯、撒蔥花,還有老媽媽在一旁助陣,一會後老媽媽和小老闆說了幾句話,小老闆點點頭,老媽媽往圍裙抹了兩下手就脫下圍裙趕緊出門。裡頭的冷氣呼呼吹著,把外頭的暑熱都隔開。客人又陸陸續續離去,最後只剩下兩桌的客人呼嚕吞著麵和電視機的聲音微繞在四周。

小老闆端上牛肉湯和滷豆干又送上一盤燙青菜和魯蛋。

「我沒有點這個。」我說。

「這青菜剛好剩下這些,過了中午就會老掉,請你吃,還有營養要均衡,我招待。」小老闆明明看起來年紀比我小上一截卻大男人的說。

「謝謝,天氣熱我胃口不好。」我試著婉拒

「不用勉強,吃多少算多少,是我自己亂做主意,造成你困擾,抱歉抱歉。」

「謝謝都來不及了,怕辜負老闆好意。」

「你慢用,有需要再叫我。」

小老闆害羞將其他桌上的東西收回到流理台,邊幫客人結帳邊洗碗,我邊吃邊看著小老闆想,他的外型讓人直覺像體操選手,或許他會做鞍馬、吊環和地板體操動作等,我幻想著小老闆光著身上前空翻後空翻,邊吃下桌上的菜,湯、菜、蛋和豆干都一一下肚,老久沒有這種飽食感。用餐後我堅持付下小老闆口中說要招待的那些菜色,小老闆還是找了錢邊說:「你多來光顧就好了。」

收下沾著油漬的零錢,不知是零錢放在爐火旁偎著火的溫度還是小老闆掌心的熱度,零錢給烘得熱呼呼,握在手裡整個熱流竄到心底。

之後,關於小老闆的新聞總可以從女同事那邊傳來,好比老闆車禍住院家中缺人手所以小老闆從台中北上來幫忙、聽說小老闆目前單身在台中和人合夥經營咖啡店、有人曾在小老闆彎腰時瞥見他背腰間刺著性感圖騰……我偶爾去用餐,避開最熱門用餐時間,習慣帶杯飲料給他,他習慣在我菜單之外加碼贈東贈西。

夏天還沒結束,老闆傷好重返工作崗位,關於小老闆的傳聞也在女同事傳完他回台中工作後消蹤匿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