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5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失戀無罪3-業務阿榮

沒有關係的,我對自己這麼說,所謂的「我們」不過就是以「我」為主題,「們」不過是附屬,哪一個有緣的「你」或「他」都可能和「我」組成「我們」,我在心底偷偷決定不再用「我們」來指稱我和舊情人,因為兩人已經剝離那層關係,此後,只有「我和舊情人」而不會有「我們」。

舊情人離開生活依舊,只是隨著舊情人的搬離,許多物品也隨之消失。我以為自己生活會很艱難,其實也沒有,只是頓時少了交通工具成了最麻煩的事。舊情人離去的那個下午,房間變得很空曠,我在筆電前上網瀏覽各購車資訊,比較廠牌、價錢、馬力、耗油量、性能、CP值等。我告訴自己沒有時間難過,要用最短的時間把生活弄到軌道,反正再難過生活還是要過,把自己快點振作起來才是重要的任務。一不小心又開始陷入「如果……就不會……」的負面情緒和想法裡。無力的一再被回憶給擊倒,下午查好資料晚上立即出發去車廠看看實體車,A車廠降價空間少、B車廠的服務人員看起來不誠懇、C車廠的的業務阿榮開門見山說因為他是新人需要業績所以價錢一切好說,阿榮看起來很普通,路人般的外型,外表絕對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他態度還可,採用中間路線加點哀兵路線剛剛好,不會給人油腔滑調的感覺。

「我去幾間車場比較過價錢,但和網路上別人的『菜單』比起來我還是不滿意。所以再多跑一間來看看。」我先來個下馬威,明示對方我做足功課也勤跑車場,如果他要做到我這筆生意要有心裡打算。

阿榮說:「大哥既然你都做足功課,那我們也不要客氣,你開個價錢,我們這邊能配合的話就盡可能配合。」

我說了一個比之前車廠還要低一萬元的價錢,阿榮雖然說自己是新手但是卻沒有面露難色,我把網路上的菜單拿去給其他車廠,那些業務各各說說這種是「神單」,很可能是其他產牌的業務來混淆視聽,擾亂消費者……等一套說詞,接著那些業務開始說起大道理:「這位大哥我把你當成自己的朋友,有時候賣車賣得不只是商品還包括服務,你看比如說我之前有一個客戶買了新車出了交通事故打電話給我問我該怎麼處理……」為了避免進入業務話術的無間地獄,我禮貌打斷對方說要其他工作要做,請他考慮或和主管討論價錢是否接受再和我連繫。那些業務都說把我當朋友,但他們想從我這裡得取最多的金錢就像我想從他們身上挖取更多的優惠一樣。我應該笑著告訴他們:儘管把我當成一般客人就好,我們禮貌問候,彼此在談判桌上廝殺,不需要假面的包裝和溫柔。

阿榮聽完我開的價錢後說:「是可以,但是贈品部分的話……」

我繼續補充:「雖然我開的是空車價格,但還是希望有贈品,隔熱貼紙、擋光罩、加長的後視鏡、腳踏墊就這四樣就好了。」

我和阿榮雖然是互為彼此的陌生者,但在這談判桌上我們成為煎熬的兩人,一方苦苦相逼一方遲遲未定,所有條件都可以一說再說一改再改,只要還沒簽字落定就有談判籌碼和空間。「可以、不行、好嗎、不太方便……」在兩人對話中周旋,試著輕觸對方底線。阿榮也累了,他早上八點上班晚間不知何時才能回家,他從保險業務轉到汽車業務,才二十四歲已經有老婆和一個四歲的小女兒,剛換跑道希望拼出點成績拔得新人獎……談條件中他暴露身家為了拉近關係也為了博取同情。但看得出來阿榮累了,業務和顧客一樣總有力竭的時刻,我只是把自己武裝起來就如同我面對一份挫敗的感情一樣,我沒有在舊情人面前表現過我的疲累,沒有說過讓我一人靜靜這樣的話語,只是我和舊情人的生活進入兩種模式,他有過多的時間可以揮霍而我的玩樂時間有限,兩人的生活產生差異,最後成了巨大的鴻溝在我和舊情人的腳底下裂開,逼迫我們各站一方靜看彼此遠去。

最後阿榮同意我的條件,也是別的業務口中的神單,他點頭我簽名,這一場戲結束了,他領走微薄的獎金而我有了自己的新車。離開車廠前他恭敬送我出門,我看著這小夥子,他笑著對我再見我也笑著再見,心底希望這誠懇又肯打拼的小夥子能與妻與女日日安好,永無壞事。

返家途中我告訴自己不要再想舊情人,一再的安撫自己就等同於拿把刀一再的刺穿自己,一邊痛著又一邊要自己不准痛,拿出菸來試著要止痛,才要點火,想到「我們」真的不存在了,手卻抖著連按下的力氣都喪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