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5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失戀無罪1-技師阿賢

「車子沒有問題,幫你換了機油,也做了這些項目的檢查,目前我們公司有推出維修套餐,大哥你要不要考慮一下,這組合很划算……」他靠我很近拿著簡介說著,他不知道這是違規的事情嗎?尤其是他的技師服又半敞開,我的眼睛直接穿過簡介而望著他的上胸,就在我失心瘋的要點頭之際,鐵公雞的理智線又被接起回答:「我回去後先上網查詢一下划不划算,下次再決定。」

「嗯,沒有問題,那麻煩大哥你在這維修單上簽名,保養費總共兩千二,這邊櫃檯付款謝謝。」我盯著他名牌上的名字清楚寫著「陳俊賢」。其實這動作也是多餘的,因為維修單上就清楚寫著維修技師的姓名。

臨走前,小帥弟技師阿賢說:「大哥,如果你接到客服人員詢問電話麻煩請給十分,如果只有九分我們也算是不及格的,麻煩大哥你了,謝謝。」

「你做得很好服務很周到,一定給十分的。」我嘴裡這麼說,內心想的是你抱我一下我就給你十分,不過這麼糟糕的話我最後還是說不出口,只是裝酷的回答著上述的標準答案。

每個人生命中似乎都會遇過相似的狀況,你恰巧碰到了一個不賴的對象,但你只敢保持距離,大多數是因為這社會沒有給你足夠的條件讓你可以對任何人展開真心話,你怕給別人惹麻煩也怕給自己惹麻煩,所以選擇偷偷暗戀就好。我也是。

離開保養廠,頭兩天還會想到這個帥弟技師,但再隔個幾天,工作又慢慢把自己搞得暈頭轉向,上下班開著新車還是邊抱怨邊開,開了五年的舊車和舊主人一起投奔其他人的懷抱。我的生活少了一輛舊車、少了一個舊情人,有時時間多出來就焦慮得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每天要一點點酒幫助自己入眠,把舊照片、舊衣服,任何可能被賦予意義的東西一併處理掉,房間成了極簡風,舊情人的專屬杯子、專屬牙刷、專屬椅子都成了廢棄物。打包了一堆東西丟棄,卻沒有辦法將回憶也一併打包處理。以前抱怨工作太忙沒有個人時間,現在反倒覺得工作太忙是件好事,只有歇息下來那短短的幾分鐘有時間可以回想我和舊情人到底發生什麼問題,不過也不重要了。舊情人拿了八年多的駕照,和我一起出門親自開車上路的經驗一隻手掌就數得出來,但離開的那天他倒是氣定神閒的將舊車開走,不知道甚麼時候練習得那麼熟練。

換了新車我沒有多開心,喜歡舊車換檔變速時的手感,新車換檔直直一條,沒有趣味性;喜歡舊車低沉可愛像獅吼的喇叭聲,新車喇叭像大嬸嗓門,叭叭叭叭,沒有特色;喜歡舊車可以在方向盤位置轉換音樂曲目、廣播頻道、音量大小,新車還要將眼神飄移到面板上按按按,超級麻煩。新車最大的問題在於第一次保養之後的某天,我突然覺得車子的引擎異常的吵,舊車一直很乖順從來不吵。但行駛上新車也沒甚麼問題,我討厭麻煩的事,把車子開進保養廠很麻煩、跟舊情人解釋為什麼和朋友徹夜不歸很麻煩、連開口說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我都覺得麻煩。

日子一天天過,新車一天天開,我還是覺得這裡怪那裡怪,窗戶開下來的時候會有嘎吱嘎吱聲、車門下方的塑膠條掉了一半、椅子高度到底要怎麼處理、為什麼後照鏡老是和我作對,當然最重要的是引擎裡是躲了誰在裡面紡織嗎?喀拉喀拉的聲音吵死了。忍耐到五千公里要做第二次保養,我向公司請了假,接待的先生換了人,這次沒有檳榔漬,不過他半袖的刺青剛好不小心露了點到袖子外,我真的懷疑這是間黑道經營的汽車展示兼保養場,當初不應該凹業務太多,說不定談判不攏就被碰碰兩槍幹掉。幸虧他們有制式化的流程,我坐在休息室,這次取了芬達汽水、咖啡和幾塊餅乾,並且有備無患的準備個袋子,可以多裝一些。隔了好一陣子,帥弟技師出現問:「大哥你好,剛剛幫你做好基礎保養了,我看上面記錄說大哥你覺得車子的引擎有很大的聲音嗎?」

「不知道是不是新車開不習慣,一直覺得很吵。」

「這是在什麼情況下發生的?」

「剛剛來之前剛打開引擎也覺得很吵。」

「這可能是引擎油剛打進去時的聲音,過一陣子是不是就比較沒有呢?」

「我不知道,只覺得很吵。」

「不然這樣好了,大哥我帶你開我的車感覺一下,看看是不是和你的車的引擎聲有什麼不一樣?」

我還在猶豫,阿賢領著我到保養廠一角,他的車被他改造得像阿飛跑車,他要我坐在副駕駛座,他轉開引擎,低低沉穩的聲音像阿賢給人的感覺,「我開出去繞一圈你感受一下。」他說,他流暢的操控著車子,轉彎沒有踩到剎車,車子輕飄飄圓順地切入,像個真正的賽車手。我眼神盯著前方但餘角卻瞄著他,細細的鬍渣和上次一樣,計師服依舊半敞,風從外頭灌了進來,他大聲問:「引擎聲有一樣嗎?」

「你的很安靜。」

他轉入保養廠,說著:「這次換開你的。」

聲音嗡嗡嗡,吵死了,但隔了一小陣子後,果然如他說的,聲音沉穩變成和他車子差不多的聲音,看來是自己放大了那些事,好比我是因為舊情人手機簡訊出現和別人的曖昧字眼我才故意徹夜不歸、我在意這個點,所以嘗試用其他方式想引起舊情人的注意,卻又故意選擇緘默來面對。原本沒有壞的感情,被我自己給搞壞了,反正出現裂痕了,嗡嗡嗡,就把它摧毀吧,嗡嗡嗡,我們重新來過好不好,嗡嗡嗡,車子好吵,嗡嗡嗡,吵得是自己的心。

「謝謝,車子沒有甚麼問題,是我自己多慮了,你很用心,我知道,接到客服人員詢問,我會給你十一分。」

「大哥不要這麼說,我們應該做的。」他笑得很開心。

「對了你的車子很炫,坐你的車也很舒服,一定是行家。」

「大哥這是我的名片,我周末常跑一些地方練車,有空不嫌棄的話我再載你。」

接過他的名片,我小心的收好,回家的途中,車子依舊嗡嗡嗡,我想這周末應該問問阿賢到底是我的車子有病還是我有病?還有椅子的高度到底要怎麼調整?另外,後照鏡常會自己移動位置又是怎麼一回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