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9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用謊言與詐術尋找渴望的家庭、親情---讀徐嘉澤「詐騙家族」/Morris

「姊姊」--千面女郎,智慧美豔,專詐男人,以報復自己曾被騙婚的傷痛。

「爺」--詐騙家族史祖,拾荒老人,具冷靜智謀,把騙來的錢、撿來的東西整修後送給孤兒院,只留下自己的棺材本。

「死癟三老爹」--曾是頂尖企業主管,太過信任別人而成為人頭,被陷害背負公司債務,又經金融風暴遭裁員,有反社會性格,以詐騙換取成就感和快感,是家族的策劃主謀。高度台灣意識之政治狂熱份子。

「肥老媽」--曾是會計專業人員,被設計假借職務掏空公司入獄。嗜賭,認為人生就是一場賭局。

「余文浩」暱稱「小皓」--父親情婦私生子,瘸了一條腿的青少年/大學生,小說故事的主角與主述者。渴望家庭親情溫暖。詐騙家族綁架勒索的肉票,卻產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 ),將騙徒們視為自己家人。

「詐騙家族」成員,彷彿武俠小說,各自深懷絕技的高手;集體出手,也仿若電影「瞞天過海(Ocean's Eleven)」,齒輪總絞轉到恰恰好的時點,團隊效率不容出錯。「姊姊」讓我聯想任盈盈、阿朱,妙齡女卻文武全才,精通各行更業知識,角色偽裝的千面女,又有老婆婆的世故和智慧。小皓最後則集家族騙術武功之大成,融合「爺」的冷靜智謀、「死癟三老爹」的冷血策劃、「肥老媽」的賭術心理戰、「姊姊」一切都無所謂的態度。小說詐欺情節也宛若八點檔連續劇---人工巧合、似合理又不合理的破綻、可預期/猜測的劇情……然而,詐騙不都這樣變成事實?國中年紀的書記官車手騙過退休教授;騙過阿扁的塔羅牌少年,又成功騙倒國際知名信用卡公司;熟女心甘情願獻身貼錢給一人分飾兩角--帥哥兒子和重病纏身的禿頭老爹。

有些事情,相信的人就是會相信;不信者恆不信。

「詐騙家族」的文字風格,非耽美路線,卻閃爍魅炫,成熟、吸睛、犀利、語氣酷斃(摘錄一小段:「X」有著兩隻手、兩隻腳,不是他媽的獨腳「Y」,也不是死人樣只能跪著的「Z),比喻精準,聯想豐富,意象推進演繹猶如海浪,一波一波堆疊湧進;句子與句子、段落與段落的推衍,有時像踩於音符上的芭蕾舞伶,舉手、投足、蹬躍、旋轉,呈現自然輕盈滑潤的曲線與律動。許多猶如小皓自言自語叨叨陳述的話語,珠璣散佈,咀嚼餘韻,似同意又想辯駁幾句。這些文字,讓我著迷、暈醉……

小說的架構,分為兩線---「失蹤者」16章、故事主軸15章。「失蹤者」大多陳述家族成員,以及小皓尋找他們的痕跡,尤其是「姊姊」,也一起推衍著故事前進。宛若兩條毛線,源自兩顆線球,隨著鈎針匯流一起,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進後退,交織出美麗的故事花紋與色彩,成就滿溢想像、精采的小說。我認為,小說的高潮,停在小皓被「詐騙家族」捲款遺棄。這之前,小說在詐騙家族成員行使詐術的場景間活跳,角色生龍活虎、有血有肉、有呼吸有生命,是立體3D;但詐騙家族成員失蹤後,小說變扁平2D了,變成小皓在「說」故事,而不是小說角色們在「演」故事;太順利的詐騙過程,猶若順流而下的江水,缺少激流、險灘、飛濺的水花,也薄弱了小說的精緻和經營。小說借由死癟三老爹的政治狂熱,巧妙無痕地將政治事件引入,不僅藉由政治反諷我們的社會、國家、人生,也給小說增添了時代感,豐富了內容和創作的企圖。

同志書寫,是徐嘉澤創作的初衷,也是他難以割捨、忘懷?或者最熟悉、擅長的場域?可以捻來即就!也或許,書寫同志,已儼然成為他寫作的一項甜蜜負荷和責任?小皓,情婦私生子、瘸腳、同性戀,是現實社會中弱勢的族群,這樣的角色設計,突顯了小皓的不幸和脆弱,也增加他在小說中尋找真愛與家庭親情的說服力。愛,是每個人渴求的生命活泉,從血緣父母得不到的親情,卻在綁架他的匪徒間意外尋獲,從此認同「詐騙家族」,癡想著家人般的溫暖。瘸腳同志,除了情慾發洩,也有追求真愛的權利、活在世上的尊嚴。「只要我不移動,鏡子就沒辦法反映出真實的我。」鏡子中顯現的半身像,看起來那麼完美,小皓喜歡鏡子中上半身的自己,幻想只活在那半身的世界中。鏡中映影,既真實又虛幻。小瘸子酷兒不配得到真正的愛?但Spa男願意給他愛,只是,Spa男的溫柔,是真心?還是陷阱?

「虛構」是小說家的看家本領,虛構也是某種程度的詐欺,徐嘉澤絕對是「編纂謊言詐騙」的箇中高手。「詐騙家族」虛虛實實、真真假假,也增加閱讀的張力。到底「姊姊」是否真的存在過?攝影機是否真的曾經攝錄「姊姊」的影像?Spa男是否是死癟三老爹他們精心企劃的另一場騙局?甚至到底有沒有爺、死癟三老爹、肥老媽?或純粹是小皓的想像,自己騙自己?我們信了小說、接受腦殘八點檔的劇情,是被騙了?然而,人生更像戲,更勝小說,真實世界裡,我們被騙也騙人,時常,更欺騙自己……

天花板水晶吊燈閃映的千百身影,是「姊姊」千面女郎角色扮演的繽紛身影;是小皓/小徐嘉澤真實與虛幻的身影、是他們孤獨故事接龍中角色的身影。真實世界中,徐嘉澤出家的姊姊,姊姊那個角色誰也不能取代;詐騙家族中,小皓追尋著同樣不可替代的「姊姊」。「詐騙橫行的年代,我們被困在謊言的迷宮。」小說家無聲無息地將週遭的人化妝、變身,更改年齡、性別,把自己的生活、記憶妝點杜撰,重新排列組合,努力編纂謊言,架構小說迷宮。你相信「詐騙家族」後記「迷宮」的告白?毋庸質疑是否為詐術的一環?小說家,有時也分不清楚何為真?孰是假?哪一部分是創造的記憶?哪一部分是真實的回憶?「詐騙家族」,一部真假虛實,如真似幻,想像豐富,精采有趣的小說。

徐嘉澤慣於用幸福的語調,述說帶著荒涼、悲傷的故事,又往往留著一盏人生的小燈,在孤寂中散發溫暖、希望與光明,我想,這是徐嘉澤作品之所以受到許多讀者喜愛的原因之一。「詐騙家族」也是這樣的作品,是徐嘉澤具代表性的小說傑作,我認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