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60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背身

大學同窗仿如陌生人,到屏東任職你替我張羅住所,而我卻少步出房門,我們只是共處一屋、共事一校的兩個人。多年前你說嘴內破洞痛,我跟你說D的父親也是,只是你們太過倔強害怕命運,似乎面對就會應證,背身才能逃離,於是一背身就要受命運無情火的日夜煎烤。那把火先在口腔內蘊釀,最終多處小火將身體的氣力燒盡,連意志也被瓦解。D的父親走後我仍多次提醒你該去看醫生,你依然故我,那時我已經又多了解人情世故,你是害怕的,不是嗎?我也害怕,所以選擇背對你,一如你背對所應面對。

我在書寫《不熄燈的房》中多次描述D那得口腔癌的父親卻也不免一度想到你,以往我的作品你總低調的閱畢跟我分享心得,我害羞得聽且點頭。唯有這本像是你我命運的箴言,你沒提我也沒說,像是說好了,你急著躲避厄運,我掩耳遮眼陪你一起假裝沒事,但厄運卻不放過你。

前陣子運動會你還是拖著病體前來,我想到D的父親走前特地到營區看D,料理一桌好菜然後在營區一家人共處最後的一餐。你前前後後把特教組仔細看過,那些你種下的花卉一一指認,似乎要我們代替你記得那些花名,一如藉此記住你。啊,那就是我們最後的時光,在校園一如往常,你說些話語,我聽或者不聽,十年的時光養大緬梔,枝幹肥碩、花形漸好,而茄苳樹也從小苗成樹,那時比我還矮的辣椒木都遠遠高過我好多好多,你把自己一手建立的特教組內外走過,看過學生才說離開,還不忘交代那些孩子們要聽老師的話。

還有些話該說,但那些我又不想說。只是想著該如何告訴學生,你不會再回來這件事,孩子們又該如何再聽你說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