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9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明道文藝五月號422【小說連載】初夏之戀(5/5) ◎徐嘉澤

他習慣忍耐,任這些在自己心裡消化,消化不了就去探望青城父親,看見病床上的老人奄奄一息而青城困頓模樣,比較之下他又深信自己一切都比青城好,自己有玲子、父母健在、不需煩惱生活開銷,世界依舊安好舒適。一次他在醫院問青城:「你不後悔休學嗎?」

「書什麼時候念都可以,父親只有一個,更何況……」青城拿出一些書來說著:「我現在有更多的時間可以看自己喜歡的書,小說啊、蝴蝶資料啊、英文啊、推理啊、歷史啊……只是有時還是會擔心我不在我老爸身邊的時候他有什麼意外,我很怕自己在他要走時不能在他身邊,這樣他就會寂寞的走。」

「你和玲子還有連絡嗎?」智皓沉默一陣子才轉移話題問著。

「我不敢。」

「有什麼不敢的?我幫你跟她說。」

「不用了這樣就好。」

「為什麼?」

「我覺得玲子不是真的愛我,她只是因為我喜歡她而喜歡我,我常在想,如果有人抱著相同或更強烈的情感就可以吸引到玲子。」青城說完話後看著智皓。

「我……我不知道。」

「最近我在想……喜歡就像催眠,因為你喜歡對方,當你一直散發出好意或是愛慕,對方如果不討厭你的情況之下就會慢慢被催眠,一天一點的愛上對方,等到自己發覺時已經像落入蜘蛛網的獵物一樣,動彈不得。」

「謬論,那照你說的,如果你喜歡的是我,那有天我也會被你催眠而喜歡上你嗎?」智皓直視青城不服輸問著,他希望玲子是打從心底喜歡他,而不是因為這套催眠理論。

青城露出成熟又詭譎的笑容,俏皮地挑挑眉對智皓說著:「如果我喜歡的是你的話。」

智皓看著青城無畏的眼神,自己心跳加速而轉開眼神,「別鬧了。」

「我該去打工了。」

「自己注意安全,不要騎太快。」智皓擔心說著。

「是的,老媽。」

「去你媽。」

「好學生罵髒話喔,對了,你早點回去,不要周日都在這裡留那麼晚。」

「沒關係啦,反正……」

青城搶話說著:「我知道,反正是我們一周一次的難得約會。」

「屁啦!你真敢說。」

「走嚕,老媽,掰。」

青城蹦蹦地衝出病房,智皓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以前當他做讀書以外的雜事總會被母親曉以大義,讀書如何重要,其它事情如何微不足道,一直以來他也只好將所有心力放在課業上。但他母親卻意外地對每周日他來青城這,睜隻眼閉隻眼,更常交待他帶一些物品過來給青城,包括主動要青城將要換洗的衣物放在醫院,她可以幫忙清洗,他才了解或許母親並非那麼鐵石心腸,只是持一個家費盡心力,有時要扮黑臉角色,才能維持家計的平衡。

青城的父親還是處在昏迷,有時則會喃喃自語,聲音小到聽不清,像是對誰說著悄悄話,時間已經步入冬天,窗外冷風呼呼吹著,他開了點窗戶感受外頭冷冽的氣息,風像針扎著他的臉。

「青城……青城……」

他轉頭,青城父親手朝天空舉著,他關上窗戶到床邊握著青城父親的手,「伯父,怎麼了?青城不在。」

「青城……李春枝是你媽……對不起……好好照顧……不要……」青城父親把智皓當成青城不斷重複說著這些片段,智皓再傻也聽得出話裡的意思。「阿枝姨是青城的母親,難怪青城父親要花那麼多時間去照顧她,那……青城知道這件事情嗎?」

青城的父親喃喃說著後又睡著,醫院裡又恢復寧靜。

床頭的時鐘滴答滴答響著,那一聲聲不斷撞擊著智皓的心,彷彿每一下都是一個問句,「該問?不該問?」徘徊在他心裡,「如果這是事實而青城又不知道,那不是太可悲了?但,如果不能接受阿枝姨是他的親生母親,那知道這件事不是又太可憐?」

智皓看著床上青城的父親,這是他第一次那麼接近重病的患者,老去的臉龐、深刻的皺紋、緊皺著眉、嘴裡隱隱呻吟著,連醫生都不能把握青城的父親能撐多久,甚至一度都以為青城的父親會過世,而又一次次度過死亡關卡。他不知道青城是怎麼熬過來的,他知道自己能做的不多,但站在朋友的立場上至少還可以花這麼一點時間來幫忙照顧。

他的手機震動著,周日晚上玲子固定打電話給他,似乎要透過他的眼他的嘴來確認青城和青城父親的狀況,但卻又不主動開口問,總是等他說。

「今天……」智皓說。

「什麼?」電話那頭的玲子問。

「今天青城父親錯認我是青城,」他邊說著邊往病院外頭走去,「他說那個李春枝就是阿枝姨,是青城的母親。」

「真的還是假的?」

「我親耳聽到的錯不了。」

「所以你在煩惱該不該跟青城說?」

「妳怎麼知道?」他問。

「因為你一直很溫柔,就是太溫柔了怕對方受到傷害,所以才會想東想西,不如直接告訴對方,說實話,這件事情是青城該自己去面對的,不是你。你不必替他擔心那麼多,只要跟他說你遇到的狀況就好。」玲子說著。

「我擔心……」

「青城沒有你想像中脆弱,不然不會為了照顧父親毅然而然決定休學,也不會在知道我和你交往後還能和你做朋友。」

「什麼?青城知道……我和妳?」

「青城沒和你說過?」

「他只有一次要我好好照顧妳。」

「我和青城說我和他結束了,現在和你在一起。」

「妳怎麼可以?妳都沒有顧慮到他的感受,妳在這個時間點……不是落井下石嗎?這樣要我怎麼……」

「皓皓,溫柔是你的優點也是你的缺點,難道隱瞞這件事就不會傷害到他嗎?如果哪天他無意發現,這不是對他更殘忍?」

智皓沒說話。

「皓皓?」電話那頭傳來玲子的聲音,「還好嗎?說句話好嗎?」

「嗯!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覺得我自己好卑鄙,我以為青城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抱著贖罪的心情來幫助他,沒想到他卻還是把我當成哥兒們,一點都沒有責怪我。」

「其實我很妒忌你。」

「我?」

「青城似乎重視你更勝於我,他寧可繼續保有你這個好朋友,卻不是選擇我。」

「妳在胡說什麼,我知道他喜歡的就是妳,他的眼睛看的、他的嘴裡談論的,都只有妳,甚至一直在想要怎麼接近妳、討妳歡心,說不定……說不定他是因為知道自己的生活可能會拖累妳,所以才選擇放棄,因為愛妳所以只要看妳幸福就好。」智皓激動說著。

「對不起,你說得沒錯。」玲子說:「我太自我中心了,一直只有想到自己」。

「對不起。」

「你不用說對不起,是我的錯。」

「玲子……」

「好啦!別在意,我也很堅強的,青城的那件事還是告訴他吧!他會知道該怎麼做的,自己多照顧身體,明天學校見。」

「再見。」掛上電話,風一吹才又覺得冷,趕緊從外頭又縮回到醫院裡頭,他腦海裡流轉著玲子說的話還有青城曾經說過的話,原來愛是羅生門,彼此只呈述對各自有利的部分,各說各話。那麼,玲子又是怎麼看待自己和她之間的關係呢?

而隨著青城到醫院的時間越近,他心裡想著該怎麼開口。

青城的父親卻又置身事外的昏迷,外頭的風扣擊著窗戶,似乎死亡就在外頭盤旋著,而呼呼風聲是催人命的咒語。

 

        將近晚間十點半青城才匆匆趕進病房,智皓看著他,開口說著:「幹嘛那麼趕?」

        「就是怕你那麼晚還沒走,我才那麼趕。」

        「咦!十點半了啊!我在看書都沒注意到時間。」智皓總是用相同的理由安撫著青城,以免青城過意不去。

        「我載你回去,走吧!」

        「不用啦!現在還有公車。」

        「不行不行,我載你回去。」

        「你才剛下班,你好好休息,晚上你還要照顧你爸。」

        「我不累,你再拖拖拉拉才會延誤我的時間,走吧走吧!」

        智皓拗不過青城,任青城幫他整理袋子然後揹起他的袋子走在前頭,「今天讀書的進度如何?」青城問著。

        「還不錯。」

        「那就好,我說真的,你不用特地來沒關係,我可以應付得來的。」

        「我一周也不過來一天而已,哪有什麼勉強?」

        「謝謝。」

        「謝什麼?不准謝。對了……」

        「嗯?」兩人邊說著話邊到停車場,青城發動了野狼,將智皓的袋子反揹在胸前,示意要智皓坐上車。

        「今天……」

        「有話趕快說,幹嘛拖拖拉拉的。」

        「今天你爸半昏迷時,誤以為我是你,拉著我的手跟我說,阿枝姨是你媽。」

        「這件事喔。」

        「你知道?」車子呼嘯在少車的馬路上,他看不到青城的神情,也不知道青城想些什麼。

        「你擔心我喔?」

        「你說咧?害我緊張得要命,不知道該不該說。」

        「我老爸昏迷後,這件事情說了不下數百遍了。」

        「所以不是秘密?」

        「不是秘密。」

        「那阿枝姨……真的?」

        青城的頭微微轉過來說著:「你猜?」

        「我不知道,不過你還好吧?」

        「想聽實話?」

        「嗯。」

        「阿枝姨……」青城聲音越來越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