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9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明道文藝三月號420【小說連載】初夏之戀(3/5) ◎徐嘉澤

        「你腳這樣,怎麼到學校啊?」玲子問著。

        他沒認真想過這個問題,反倒考倒了他,他的父母各有工作,從市區到竹東一趟來回確實需要花些時間,他只能期待自己的腳能恢復快些,至少撐著拐杖能上下公車就好。

        「我去接送你。」青城說。

        「你是我媽口中的壞朋友耶。」他揶揄青城說著。

        「不然我請我爸開車戴我們上下學?」玲子說。

        「方便嗎?」他不確定地問。

        「有問題我再跟你說吧。」玲子說著。

        「我媽那一關……」他不安說著。

        「安啦,我爸很會說服別人。」

        晚上,玲子的父親果然說服了他的母親,母親電話裡不斷說著:「那就麻煩你了,謝謝!謝謝!」幾天後,玲子果然依約出現,智皓撐起腳半跳著進車裡,他母親在後面擔心著說:「小心骨頭移位,還跳!」

        「伯父早。」他憨厚地向前座玲子的父親問好。

        「林先生,真的不好意思麻煩你了。」他母親客套說著。

        「不會,別這麼說,智皓他們組得讀書會對玉玲幫助很多。」

        「讀書會?」他母親看著他。

        他聳聳肩,「回來再跟妳解釋,我想我們該走了。」

        「陳媽媽再見。」玲子說。

        轎車內不同於客運上的氣氛,玲子的家教良好可能緣自於她的家庭,她的父親笑著在途中插入幾個有趣的話題,車內放著優雅的古典樂,車子平穩地前進,他偷偷注視玲子的一舉一動,發現玲子也覷著他,他害羞地別開眼只敢看著窗外,他的手心都是汗,趕緊在書包和衣服之間擦拭著,拿出手帕擦著額頭冒出的汗水。

        到了校園門口,意外的青城已經在那,看起來像是等很久,急忙跑向前來,手裡不知道是哪借來的輪椅,「皓皓,來。」

        玲子父親幫忙他吃力上著輪椅,「謝謝。」他說。

        「爸爸先去上班了。」玲子父親還是紳士模樣,這才是他理想中的典範,玲子也透出一點貴族的氣息,只是活潑個性掩飾了那種驕縱感,雖然平常安靜的玲子看起來那麼不可親近,不過他想想,或許活潑開朗才是玲子的另一層偽裝。或許她也害怕被人識破她的與眾不同,所以盡可能的和大家玩在一起,假裝自己並沒有不一樣。

        玲子父親前腳剛走,青城打趣著說:「你這小子真不錯,有香車還有美人。」

        他看看自己坐的輪椅,邊回著:「這是香車,你是美人。」

        「你才是美人,我是你的騎士。」青城說。

        「比較像是馬伕。」玲子加入話題。

        「我是馬伕那皓皓不就是……」青城語帶曖昧笑著說。

        「像你媽啦!」他說著。

        「是,老媽,走嚕。」青城飛快地推著輪椅,三人繞過籃球場繞過活動中心走向後面的斜坡,通過他抹去青城寫著「林玉玲」三字的石牆,才繞到教室,青城細心又可靠地照料他,他回到熟悉的座位才感到安全。桌面乾淨看起來已經特地擦過,書桌裡的書還依舊,他還沒說話,青城已經搬了張桌子合併在一起說著:「我跟『導耶』說我會負責照顧你,所以我們座位在一起了,請多多指教。」

        青城模仿日式小女人,對他擠眉弄眼,連玲子在一旁看了都笑出來。

        「好啦!你好好照顧皓皓,我要先回教室了。」玲子說。

        「我送妳。」青城說。

        「怕我迷路喔。」玲子調侃著。

        「讓他送妳好了,不然校園不可思議的植物園女鬼妳都忘了嗎?」智皓說。

        玲子不解問著:「那是什麼?」

        「妳確定想知道?」智皓用著困擾的神情說著像是秘密的話。

        「好啦好啦!我不想聽,你送我啦!」玲子屈服說著。

        青城走在玲子後頭像個真正的騎士,手在身後比出大拇指,像是誇讚智皓做了件好事,智皓看著窗外空蕩蕩的球場,拿出書又收了進去,吃力的一跳一跳到輪椅處,坐在輪椅上推著,才出教室外遠遠的看見青城和玲子的臉靠得好近好近,陽光灑落在他們身上,好像上天也為他們的愛情見證。

        他退了回來,回到熟悉的位置,趴著,什麼都不想做,聽著外頭成群的麻雀高低聲叫著,啾啾啾啾,把他的心揪得更緊了。

        好一陣子青城才回來,青城說著:「皓皓,偷懶喔。」

        他也想擠出點話題回應,他抬起頭看著青城的臉用手指比劃著青城的嘴唇。

        「什麼?」

        「有唇印。」他說。

        青城使勁擦著,「還有沒有?」

        「騙你的。」

        「你這小子,換我留唇印給你。」

        「不要鬧啦!」他第一次情緒激烈的暴發,用力推開青城大聲說著。

        「皓皓,你還好吧!」青城關心問著。

        「腳受傷的人可以好到哪裡去,沒什麼事啦!」他氣弱回答。

        「對不起啦!」

        他沒回應青城的話,又趴下來安靜的休息,校園很靜但他可以聽得到坐在一旁的青城的濃厚的呼吸聲,有點壓抑像怕吵到他,等他回過神起身時,班上已經熙攘湧進許多同學,那些話題彷彿沒變過,他還是不懂那些外星語言,關於連續劇情、關於運動項目、關於明星八卦……

        一整天下來需要上廁所時,青城必停下手邊的工作將他送上輪椅推進殘障廁所,「要不要我幫你?」青城雙關語笑著說。

        「好啊!」智皓認真回答,反而青城困窘著不知道怎麼接話。

        「幫我把殘障廁所的門關起來在外面把風,想去哪了?」智皓說。

        青城把他當成自己的責任一樣照顧著,他想著青城是這麼久的就學以來他最親暱的朋友了,一起讀書、教他打球,兩人天南地北閒聊,不是真兄弟又如親兄弟,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看待這個人,是好哥兒們還是忌妒的對象。

        他無法更恨青城也無法更愛他,只能保持著冷冷的距離,等待一個事件將他們往相反的方向扯開,從此他才能自由,不必有束縛,或許那時就可以公平競爭同一個女孩,就算那個女孩的眼底只有青城也無妨。

       

        放學後一堆同學魚貫而出,青城慣例先去球場紓解筋骨,玲子來到教室伴著智皓,他熟記了幾個網路上看來的笑話在適當的話題之間插入,逗得玲子大笑,他溫柔對待玲子如同對待女友,細心體貼不忘笑話作陪,玲子和他面對面對坐,他喜歡看玲子讀書神情,下垂的眼簾像藏著許多心事,家教良好玲子把腰坐得直,笑起來不過份張揚,像春風般溫暖。

        「皓皓,你喜歡什麼樣類型的女生?」玲子問。

        「個性樂觀、知曉進退、懂我的笑話、態度溫和,最好還有愛笑的特質。」他說。

        玲子笑著:「皓皓你好嚴苛喔,條件那麼多,那如果對方是你女友你又會怎麼做討對方芳心?」

        「對方愛我一點點我會愛她一百點,只要她快樂我就快樂。」

        「好小男人。」

        「我喜歡讓對方做大女人,如果她喜歡,我只想成為好男人,不是大男人也不是小男人。」

        「你很特別。」玲子說著。

        「是指我的身材嗎?」他挖苦自己。

        「身材一點都不特別啊,我倒是覺得胖胖的男生給人的感覺比較憨厚古意,更有安全感。」

        「青城很好啊,又高又壯。」

        「他沒有不好,有時感情不是比條件,而是比彼此的配合度。」

        「所以你覺得和青城的配合度如何?」

        「皓皓,你說呢?」

        「很搭啊。」

        玲子沒有回答,只是笑著,過了一會才繼續說著:「感情這種事情在別人眼中就像假象,好像一切都很美好,只有自己身在其中才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所以妳的開朗是真的還是假的?」

        「沒人這麼問過我,為什麼會這麼問?」

        「感覺妳笑的時候眼睛很落寞,好像缺少什麼亮點。」

        「有沒有可能是你想太多?」

        「也是有可能。」

        「皓皓……」玲子說。

        「什麼?」

        玲子停頓好久才站起身說著:「你晚餐想吃什麼?我去找青城,等會幫你帶回來。」

        「都可以。」

        玲子走出教室消失在他眼底,過一會又出現在籃球場,玲子朝他的方向揮揮手,他舉起手想起自己好傻,或許玲子是在跟青城揮手,遠遠的看見他們兩人消失在球場。

        什麼都消失了。

        時間也消失了。

        空間也消失了。

        自己也消失了。

        如果他的腳沒骨折,那麼此刻他可以追出去,但他慶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