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599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明道文藝二月號419【小說連載】初夏之戀(2/5) ◎徐嘉澤

        「欸!皓呆皓皓,在想什麼?」

        他回過神,青城坐在眼前,又搬來兩張桌子對併,接著坐到他的對面。

        「你今天怎麼會來?」他匪夷所思。

        「皓皓你睡醒了嗎?你不是說要組讀書會,昨天我一回去馬上打電話給玲子,她一聽是全校第一名的邀約,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青城表情豐富地詳細報告。

        他冷冷說著:「你很傻耶,一聽也知道是為了你。」

        「才不是好不好!」

        他沒再回話,心裡也希望答案是否定的。

        「對了!」青城問著:「剛剛玲子有來嗎?」

        「繞過一趟。」

        「你沒叫她進來?」青城有點著急著說。

        「拜託,我哪知道你已經約好她了,動作那麼快。」

        「生氣喔!」青城撒嬌問著:「皓皓,你在生氣喔?」

        「『城城』同學,我沒有在生氣,你就趕快去約你的公主吧!」

        「等會見。」青城幾乎跳著離開。

        他不知道為什麼青城總是那麼開朗,對人一點防備心都沒有,甚至連他散發出去的恨意和怒氣都感受不到,他轉瞬想想,或許自己太軟弱,所以任何情感都沒辦法傳遞出去,也或許那只是忌妒,如果自己有高挺的身材、矯健的身手、帥氣的臉和無敵的笑容……

        一會,玲子跟在青城後頭走進教室,那是他第一次和玲子那麼近的面對面,玲子不像平常活潑的模樣,反而害羞說著:「你好,我叫林玉玲,朋友都叫我玲子。」

        「我叫智皓。」

        「叫他皓皓就好了。」青城說完,溫柔的招呼玲子坐下。

        風輕吹過玲子髮,她用手指掠髮,一股淡淡的香味從她頸後飄散出來,玲子不多話,低垂著頭拿出課本。三人安靜坐在一起,他覺得自己像是多餘的角色,但了解又是不可或缺的潤滑劑,沒有他,青城和玲子沒有辦法更輕鬆的相處。

        休息時間三人則各據教室一方閒聊,玲子離青城的位置很近,他則坐在遠遠的窗戶邊,外頭的吵鬧聲他聽不清楚,教室裡青城和玲子的竊竊私語和談笑也模糊成一片,他還在看外頭鳶尾色的天空,一隻白頭翁追逐著某不知名的小鳥後又趾高氣昂的佔據樹頂鳴叫著。

        有人拍著他的背說著:「在看什麼?」

        說話的是玲子,他回過頭青城不在教室。

        「青城呢?」

        「去廁所了。」玲子說話時放開的髮又被吹亂,他喜歡看玲子整理頭髮的模樣,緩慢的嫵媚感。

        「皓皓。」玲子學青城叫著他:「你將來想讀什麼學校科系?」

        「台大,哪一科系都可以。」

        「台大有那麼好嗎?」

        「不知道,大家都說我應該讀那裡。」

        「哼!驕傲囉?」玲子開玩笑說著。

        「一定要的啊!」他感到意外原來自己也會開玩笑,他清清喉嚨問著:「那你呢?」

        「清大中文。」

        「不想選台北?」

        玲子搖搖頭,帶著一股神祕的微笑,「我喜歡這裡,一點都不想離開。」

        青城從外頭進來問著:「你們在說什麼啊?」

        「秘密。」玲子邊說邊回到她的座位。

        「你的壞話。」我說。

        「皓皓!」青城親暱的抱著他,「你那麼好才不會說我壞話咧。」

        他急著掙脫,大叫著:「好了好了,STOP!讀書時間到了。」

        嘻嘻哈哈的聲音像落葉,緩緩飄散然後平靜,教室內又恢復成安靜狀態,外頭藏身樹間的那隻白頭翁不知道又再追趕哪隻闖入牠領域的鳥類,叫個不停,他抬起頭發現青城悄悄盯著玲子,玲子專注看著書。青城發現他的眼光,智皓也趕緊避開看向窗外以免尷尬,伸個懶腰說著:「天氣好好,我進度完成了,你們先看書我出去走走。」

        他像看見不該看的糗事而逃離,教室區後方有個小斜坡,上頭的水泥牆被許多屆的學生以各種方式在上面刻字,有時他會在上頭仔細地看,幻想那些人是用什麼心情寫下那些字,用石頭狠狠在牆面劃下喜歡的那個人的名字,彷彿一筆一劃的刻上那些想念就能成真。那是校園不可思議的第二項,在無人看見的時刻,將喜歡的人的名字藏身在那些字與字之間,與對方的戀情就會有結果。

        青城曾告訴他做了件蠢事,當時他興趣缺缺不想知道,青城卻把所有秘密傾吐著:「偷偷跟你說,我把玲子的名字刻在上頭……」

        「這個你也相信?」

        青城只是以爽朗的笑代替了回答。

        他在上頭總算找到青城刻下的那些字,「林」、「玉」、「玲」,他拿了石頭使勁的將名字抹掉,然後在靠近牆面有葉子冒出處,撥開葉子,用帶來的美勞用雕刻刀刻出小小的、屬於他的戀情、而不屬於青城的「林玉玲」。

        走下步道就是籃球場,他坐在豔紫荊的樹下,想著秋冬天到時一片粉紅的花就會開得更盛,他覺得自己很邪惡,青城把他當成好友,但他卻在心裡隔了一道高高的牆,避免和青城太過靠近。他只想把自己拘禁在小小的城堡裡,那裡,自己就是唯一就是王,而有青城在的地方,他反而成了王國裡的小丑,而玲子只會喜歡國王不會是小丑。

        回到教室,青城和玲子安靜看著書,他以為他們之間的互動應該更親密,顯然沒有,他感到安心和開心。中午三人一起午餐說說笑笑,玲子買了全糖的冰奶茶,他看玲子滿足的樣子自己也感到滿足,網誌上的一切都實境化,而他第一次見證玲子實踐她的日常。他覺得感動,甚至想哭,他知道很可笑,但他的王國裡只是個無知孤單的國王,他什麼都不懂,只會攝取知識,對於愛,他一無所知,對於恨,他也不擅長。

        他喜歡玲子,但能恨青城嗎?

        午後陽光斜射進窗邊,玲子躲到一旁小寐,青城一人在球場上來去練習跳投,他無心讀書只是偷偷覷著玲子,她舒緩的表情像是那些他在書裡看過的名畫,玲子是他心中的聖母,能遠遠觀看和守護,他就滿足。

        一天很快就這樣過了,玲子不能待太晚,所以由青城送她回去,他們兩人隔著一段安全距離走出教室,他卻在心裡幻想著或許玲子會摟著載她的青城,在這小鎮山城裡穿梭。玲子會靜靜把頭貼在青城寬闊的背膀,而頭髮隨風亂飛,青城會說幾句笑話逗她,或許會把玲子的雙手往前拉扣在自己腰間。

        他將課本棄在教室,一人拿著籃球在籃球場上使勁練投,把自己弄得疲累就會忘了這一切,日落,整間學校又開始變得詭譎安靜,他回到教室換上乾爽的衣服收拾好東西就離開。

        客運車上他學那些學生在椅背上用立可白寫下字。

        「玲子」,她的名字是符咒,他要把它貼在隨處可見的位置,不能擁有,但能看見,那就足夠。

        晚上他慣例接到青城的電話,他在電話那頭像個孩子一樣興奮報告著大小事,包括玲子答應和青城的交往。

        「謝謝你,皓皓。」

        「謝什麼?」他寧可不要有讓青城謝他的機會。

        「說組讀書會這一招啊!」

        「好了,我要讀書了。」他匆忙掛上電話不想再聽過多的細節。

        他想青城和玲子會幸福,他本來就是多餘,他的王國裡不需要其他人。

 

        周日早晨,像複製又貼上的日子,那是他每日的生活,風雨無阻的這個時間到學校,默默一人爬上階梯,有時他會覺得寂寞但大多數時刻他沒時間這麼想,他該做的事情還有很多。一些同學忙社團,他連社團都挑英語研究社,他不太需要休閒時間,如果不是為了擺脫肥胖的身軀他連運動都不想。和青城一起讀書運動兩個月下來,他的身體逐漸不一樣,面對鏡子也稍微有自信一點,以前這個階梯總讓他氣喘吁吁,現在好多了,站在階梯高點回頭望,好像一蹦就可以飛出去。

        進到教室他還是老規矩,只要亂了順序他就會手足無措,對於生活的流程要一成不變,但這一早他覺得不對勁,似乎缺少什麼,拿出所有課本和筆記,一個都不缺。原本只將兩張桌子併攏,想到什麼又拉了兩張桌子面對面合在一起。望向空蕩蕩的籃球場,腦海裡浮現青城,才想到昨天青城和玲子一起走,或許今天兩個會一同出現,或者,都不來而共赴兩人約會。他盯著窗外還在想,後方傳來「皓呆皓皓!」聽聲音就知道是青城,他回頭才安心下來。

        安心什麼?他不知道,是因為青城出現?是因為玲子沒一起出現?

        「今天比較晚?」他問。

        「被我老爸叫去做苦工。」青城把書包放在桌上。

        「苦工?」

        「開玩笑的啦!反正也沒什麼……」

        他第一次看見青城除了對愛沒自信之外欲言又止模樣,好奇心啟動,他追問著:「好像很少聽你說家裡的事喔。」

        青城表情有點複雜,低頭將書包裡的課本拿出來,他似乎可以嗅出不尋常的味道,繼續問著:「你家有哪些人?」

        「我和我爸。」

        「你媽呢?」

        「不知道耶,從我有記憶以來,就只有我爸,媽媽是個陌生的名詞,據我爸說是『討客兄』跟人家跑了。」

        「……」他安靜,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往下挖掘,或許這樣就夠了。

        「你呢?」青城問。

        「我、我爸、我媽。」

        「比我好一點,多一個媽,哈哈。」青城打哈哈笑著。

        「所以你剛剛到底去做什麼苦工?」

        「你真的是皓呆耶,就說開玩笑的,我爸個性很熱心,看見鄉里有需要幫忙的,總跑第一,每周日早上他都要拉著我去幫鄰近一個『阿達阿達』……」青城將食指中指置於太陽穴位置小圓圈旋著,繼續說:「去幫他打掃屋子還有準備一周的食材給她。」

        「你爸人也太好了吧!」

        「我也是這麼想,而且是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是如此,每周日我逃都逃不掉,不過我爸平常額外一周也會去照顧個一兩次。」

        「對方是?」他問。

        「大家都叫他阿枝,據說老公拋家棄子,小兒子又淹死在水溝所以瘋掉,整個人在鎮裡整天失神走來走去,到處問人家有沒有看到她兒子看到她老公,村裡的人根本不敢跟她說話。」

        「跟她說話會怎樣?」

        「如果說有,她就會一直纏著你問在哪邊看到,要你帶她去,不管你怎麼掙扎她都不會放手,如果說沒有,她就會邊打你邊說騙人。」

        「你爸不怕她?」

        「我爸在時,阿枝都安安靜靜,以前我小時還會抱著我喊『兒子』,我嚇得躲到我老爸後頭,我老爸會斥責她,說:『妳再亂,以後就不來看妳也不帶阿城來』。」

        「那麼聽你爸的話啊!」

        「拜託,我老爸那副軍人模樣,連你看了一定都會怕。」

        「你爸幹什麼那麼好心去照顧一個神經病?」

        「剛就說我爸很熱心了,怎麼問題一直鬼打牆啊!」

        「你爸人也太好了吧!」

        「我也是這麼想……欸,你不會要我整套說辭再來一次吧!今天的課表?」

        他將課表拿給青城看,想到什麼地問:「玲子會來嗎?」

        「不會耶,她要去做禮拜。」

        「基督徒?」

        「嗯啊!」

        「你什麼教?」

        「『懶教』啊,以懶為最高指導原則,可以睡懶覺時一定要抽空睡。」

        「難怪上課都不專心,都躲在課本後頭睡著。」

        「身為『懶教徒』,一定要好好養精蓄銳,你咧?什麼教?」

        「我喔!『亂教』,就佛祖信一點、媽祖信一點、關公信一點、耶穌信一點、聖母瑪利亞和阿拉也信一點……什麼都信,需要誰時就把祂們召喚出來。」

        「你以為是神奇寶貝系列喔?『就是你了,皮卡丘。』」青城模仿著動漫人物。

        「皮卡皮卡。」他配合著叫。

        兩人相視大笑,笑聲迴盪在教室裡。

        他卻在笑裡懷著對青城的愧意。

 

        快到三年級的畢業典禮,校園裡的氣氛越是有點失序,三年級第二次月考結束後已經等待著畢業,學校方面為了平息校園躁動的情緒,安排了許多大小活動,從社團展覽到各樣體育比賽,就是要把所有人的精力給消耗殆盡。一日青城興致高昂的追問他:「皓呆皓皓一起組隊報名?」

        「別鬧了,是誰說要好好讀書,還參加這些咧。」

        「拜託啦!這個比賽很有意義呢,很多厲害的學長都要畢業了,這是最後一次正式和他們在場上正式PK的時候。」

        「你那麼想去就去報名,但可不要把我拖下水啊!」

        「我剛剛問了一票人大家都不行,只有陳天龍願意。」

        「我也不行,我對籃球一竅不通。」

        「哪有一竅不通,籃下幾乎都是你的世界啊!」

        「別來這招,我自己幾兩重,清楚得很,你如果不是真的找不到人我想也不會來找我,你隨便找個人都比我強。」

        「大家都一副興致缺缺的模樣,陳天龍是籃球隊的,有他和我可以撐場,你不用怕啦!就上來當洗球員就好,拜託咩!」

        NONONO!我不想站出場被別人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