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關於個人私密與非私密性的存在
裡頭的對話有真實的存在與虛構的假設
然後
在真實與網路之間交織出關於承諾與謊言
一體兩面之間
這就是小澤綺想
  • 600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讀《不熄燈的房》心得(轉載自[穆梅的中國])

  〈小小〉的主角,面對的是即將死亡的父親,以及想要現實逃避的懦弱、無助還有不捨;〈孤島化鳥〉用的是頗為科幻的手法,讓再也無法行走的青年用意識翱翔他的人生;〈甜甜圈〉一面是寫一個有暴食症的孩童,一面是寫介入他人婚姻但愛人卻已先離去的女人,如何在缺少另一半的人生中找到慰藉,兩條線並行,最後則出人意料的結合在一起,頗具戲劇性。

  〈咧嘴〉則和〈三人餐桌〉、〈不熄燈的房〉兩篇有隱隱的關聯,故事中的主軸人物一樣是得了口腔癌,而以罩著口罩的奇異模樣出現,但這篇少了一種親情的溫馨感,作者反用隱晦的手法,寫出了宗教式的、冥冥中的因果報應關係,是全書中唯一頗具驚悚感的一篇。

  而篇名自成一系列的〈有光〉、〈有聲〉、〈有風〉、〈有海〉,則分別描繪出天生殘疾者面對自己殘缺生命的姿態。光從篇名的取定就知道,作者不會讓他們定睛看著自己身體上缺乏的東西,而是聚焦在他們特別擁有的感官感受。比如〈有光〉中的「我」,從小罹患耳疾,母親的不願放棄,卻導致家庭的失和,最後母親也消失在他的世界。故事中,他藉由金門的翟山地道裡的光與水上倒影,回憶起母親,那是灰色的一片光景,但並不殘忍,而是讓人激起一種憐憫的溫暖感受。最後作者寫道:「
前方有光,那是溫暖小鎮。」不但扣題,也道出了「我」在悲傷之後的姿態,雖然失望,雖然思念,但他注視生命的角度依然有光芒存在。

  〈有聲〉則是以主角阿志的旁觀視角,來觀察有眼疾的孩子如何學習用聲音,與周遭的事物環境和平共存的過程,同時正迷惘人生方向的他,也從這些孩子的身上發現自己所擁有的東西,而為他開啟了另一條路。

  至於〈有風〉寫的是患有肌肉萎縮症的林,終身必須用電動輪椅代步,但作者為他寫了一個美麗的畫面:「
有些路段,沒有什麼車的地方,看見林操控電動輪椅像跳舞一樣原地轉圈,遠遠的,似乎可以聽見林的聲音,尖尖細細像長不大的孩子一樣的歌聲,他一路往家的地方去。此時路上阿勃勒都爆滿了炮竹般黃色的花穗,一串串懸掛下來,把整條馬路炸黃,隨風飄送一些黃金雨片,林穿梭在阿勃勒底下似乎就會消失在這條馬路盡頭。」林喜歡寫奇幻小說,即使雙腳的萎縮限制他身體的行動,但他心靈的豐足依然可以讓他的身體享受這種奔跑時與風接觸的觸感,「有風」,是看似反差卻又契合他面對自己的態度的形容。

  同樣的,〈有海〉也藉著海的寬闊意象,將這種心靈上的豐足與寬慰,賦予家有智能障礙者的主角,讓她從怨恨、不滿,慢慢的學會理解、放開,進而希望幫助更多這樣的孩子。

  從這些故事中,看出了作者對缺憾的慈悲,以及對一直都這麼不完美的世界表達出的善意,他不嘲諷,不謾罵,不抱怨,而是同時正視黑暗與其中微弱的光與溫度。不過,不知是完稿倉促,還是篇幅有限,某部分篇章的結局太過鼓舞,有種勵志故事的味道,而與前面劇情精心營造的象徵意境與韻味不符,這倒是本書美中不足的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